中文 / English
许小年:经济学研究的独立精神

 QQ截图20170616104511.png

(许小年)

我感觉对于中国经济学的发展,独立性是很大的问题。独立,不仅意味着独立于行政权力的影响,独立于国内民众情绪的影响,而且还应该独立于海外潮流的影响。海外的潮流实际上也对我们经济学的发展产生了误导甚至障碍的作用。


比如最近海外民粹主义思潮泛滥,有一本书非常流行,《21世纪资本论》,中文版出版后,我们也跟着大谈收入分配问题,这是国外的民粹主义对国内研究的影响。我认真读了一下那本书,也认真写了一篇批判的文章,但是好像国内没有引起什么反响,大家对于这样的反对意见不太关心。


除了海外民粹主义的影响,国际上的经济学理论我们一方面是学习不够、运用不够;另一方面,我们又被主流的理论所束缚,同样阻碍经济学的发展。例如最近我和我的助手做了一个研究项目,用海外的标准方法做数学模型,做数据,说明2008年金融危机的主要原因不是市场失灵,而是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出现了重大的偏差。像这样的结论在海外是不被接受的,因为主流意见认为2008年的金融危机是市场失灵。我不这样看,我认为是政府失灵,是美联储的货币出现重大错误导致的。市场上金融衍生品在危机前发行太多了,有没有问题?当然有,但是我们的模型证明它是次要的,主要问题是货币政策。像这样的非主流观点在国外、在国内都很难被接受。


可是,如果我们不能独立的进行研究的话,如果只是跟着海外或者国内潮流走的话,就没有办法做出自己的贡献。不能独立地去发现问题,独立地研究问题,跟着潮流走,这对经济学的发展是非常大的障碍。中国经济改革30多年,我们有很好的实践经验,我们的素材是非常丰富的,在这30多年中,碰到了很多过去经济学上没有研究过的问题,需要我们在学习各种现有理论和运用现有各种模型的基础之上,创造性地发挥,中国经济学界应该能对世界经济学的发展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但是你要想做贡献,首先要有独立的精神,要有自由的思想。如果对思想进行控制,如果对研究进行限制,你有再好的素材也做不出精彩的课题来。所以我很同意张(曙光)老师的意见,独立思考和研究,对于经济学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


对于国外的潮流和主流的研究方法,我们要学习掌握,同时也要看到它的局限性。我自己在做研究过程中越来越感到,国外的主流经济学被它自己的一套方法框死了,必须要有数学模型和数据,好像不这样就算不上是经济研究。我们看看经济学说史上,伟大的思想家、伟大的经济学家都没有模型,亚当•斯密没有模型,罗纳德•科斯没有模型,都是很伟大的经济学家。现在国际上唯模型是从,没有数据发不了文章,这也起码是值得怀疑的标准。当代经济中有很多重大的问题是无法用数学模型描述的,比如说创新,创新是如此重要的经济学上的问题,可以说是经济增长、经济发展中最重要的问题,但是在国际、国内的学术界没有得到足够的关注,为什么?因为描述创新要用动态的数学模型,这是非常困难的。你把熊彼特的创新理论数学化?你做一个乔布斯的数学模型?几乎不可能,但没有模型就发不了论文,所以研究创新的人就少之又少。


比如说我们中国人感到切肤之痛的制度问题,在国际上的主流经济学中也没有得到充分的反映。新古典经济学的体系中既没有制度也没有创新,原因之一,就是用主流的标准方法很难写出文章,很难在一流的杂志发表。并不是说大家认为这些问题不重要,仅仅因为你写了东西出来,人家一看没有模型、没有数据,你就通不过评审。我曾在美国学经济,在美国研究经济,在美国教经济,回国之后感到有个巨大的反差,就是受到分析工具的限制,我们抛弃了对重大现实经济问题的研究,这不能不说是国际主流经济学对我们的负面影响。


要想推动中国的经济学研究,要使我们能够在国际上占有一席之地,独立的精神是极为重要的。

 

  

——————————————————

转载需注明出处: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