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Terry Peach:经济学是多极化的研究

QQ截图20170616104320.png 

Terry  Peach)

我的想法是这样的,我所要争论的一点就是经济学研究的多样性,我觉得经济应该是要更广泛的,在学生和老师之间,不同的经济流派、不同的经济学思想之间贯穿。


我觉得经济的研究必须要跟经济的历史结合在一起,这样的理论对我来说是比较特殊的,我觉得我们可以培养出经济学家,这些经济学家有丰富的知识,对于经济的发展历史,对于自己国家经济发展进程有着绝佳的了解。


但是我要承认一点,我其实本质上讲并不是经济学家,如果我要给自己归类的话,我应该是一个具有经济理念的历史学家,尤其是我听了莫里斯教授的讲座之后,那是40年前了,是否我真的有这个资格能够对现代经济学作出一些评论,我总是喜欢争论、争辩,我觉得并非如此,你要去学习这种经济历史的流派,我们必须要承认经济的发展并非是线性进程的,它并非是一个简单的现象,从一个相关性的错误去接近一个相关的现实。那么,经济学的历史告诉我们,经济的发展绝对不是一目了然的,它是由不同变动的方向和变动性所构成的,为了支持我这个概念,我在北京昨天做了公开的讲座,是关于亚当斯密的理论,我昨天也讲到福利的概念。其实是关于非常基础的,就是你跟现在的福利概念不一样的。杰弗斯所提的福利概念也是有所不同,那么这种福利概念的变化是关于进步与否,它是关于你是否发现了一些差别和一些差异,我觉得很多的经济学家都觉得有很多发展阶段,有很多的思想流派。


你们不需要我或者其他的专家来告诉你们,我们现在经济的发展是充满了困难和挑战,因为这太显而易见了。我们也不需要经济学家告诉我们经济现在遇到了大难题,因为大家也都能够自己感受到。但是,出现经济问题的时候大家都会找经济学家寻找一个方法、寻找一个方向,就是现在这个问题能持续多久,什么时候结束,或者是能为政策指出一个方向来减少现在的问题。我非常喜欢用药物做一个比较,当我们生病的时候,医生不用告诉我们说你现在不舒服,你自己身体就告诉你不舒服了,但是我们为什么要看医生?因为我们希望医生能够跟我们病,给我们做一个诊断,也就是病程未来的发展,如果可能的话能够给我们开一个药。因为疾病的发展是一系列的事情所造成的,因此,最好不要只问一个医生,最好多看几个医生,因为通过不同的医生可以听到更加综合的建议。


如果你可以忍受这种疼痛,我再回到08年金融危机这件事情上,我刚才进行了看医生的比较,这个病人,也就是全球经济,肯定是生病了,大家都可以承认这点,那么这个病人有很多的疼痛感,他需要做手术,需要修正,但是医生呢?医生在哪?或者更精准点来讲,到底哪个医生能明白这个患者所遇到的问题,这个医生是否能够提供好的建议,当然医生是指经济学家,其实我们不缺乏经济学家,为什么不缺乏经济学家呢?因为经济学家无处不在,大学里、图书馆里、电视上、广播当中,经济学家无处不在,躲都躲不掉。那么经济学家的专家们却无话可说,就是如何分析和解释金融危机无话可说,他们这个答案会让我们非常惊讶,经济危机的出现其实并没有包含在我们的经济模型当中,我在曼彻斯特就问过宏观经济学家他的价值发现的理论,他说没有、发现不了。失业率在我的研究当中不会出现,我的研究当中不包括失业。这个听上去非常令人难过,但是这是他的研究。那么只有一节课会讨论经济危机,就是我上的课,经济历史学课才会讲经济危机,其他课不讲。这样的教育体系真的是很糟糕,我们要花很长很长时间才能解释经济危机背后发生的原因。


在英国的大学、北美的大学,都在讲,他们这些学校也在进行独立的文章发表,但是所研究的都是在有限的杂志当中发表,如果不发表文章就没有职业发展的未来,所以他们就不研究这些危机,因此花了我们30年的时间,经济学家、经济学系在英国是研究非常细小的领域,就是在宏观经济学主流当中很小的领域。在英国有这样一小波人他们非常反对这样的一种研究方法,那是非常小的一部分人,尤其在金融危机的时候,这是曼彻斯特大学的学生,他们叫做危机后社会经济,这样的研究受到英国的广泛支持,学生意识到了,他们在大学所上的经济学课是完全跟不上时代的步伐,因为他们所学的经济理论无法解释世界全球范围危机产生的原因。听上去这是非常令人遗憾的!


我认为就是多极化的研究,不要让经济学系成为某一个理论研究的主战场。中国在在这个领域有很好的传统,我想提醒大家,中国几千年前有一百多种思想的流派,是百家争鸣的时代,那么光一种主流的经济学理念我觉得是绝对不够的。

 

 

 

——————————————————

转载需注明出处: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