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Hans Michael Trautwein:中国经济学要把不同领域、不同思想流派、不同经济学思想综合起来

QQ截图20170616104320.png 

(Hans  Michael  Trautwein)

我们今天讲的是机会挑战和困境。在我看来,我们的宏观经济和国际经济方面都会有这样的问题。我会讲出在两个领域当中都有两个难题,我们现在在这两个宏观经济方向都没有大家普遍接受的相关性的框架,使得我们的理论和现实观察到的往往有很大的差距,我们有DSGE框架,但并没有良好解决理论和现实之间的差距问题。


包括我们现在有家庭收入和理性预期等等一系列理论的描述,但是事实上很多的时候我们依然发现我们的理论没有微观基础,包括现在大型金融化的经济体,他们还是在面临破产的现象,所以说很多的时候,我们需要用一些更具有实际描述性的理论解释到底发生什么问题。央行的经济学家还有大学的老师们,现在也在加入更多的变量来解释金融复杂性在整个经济行为当中的影响,但是他们再往前的进展就非常有限。


在国际经济学方面,我们并不是讲微观经济基础是有问题的,但是这些国际经济学研究太碎片化了,他们太条块分割了。很多时候我们需要用不同方式解释贸易是直接投资,同时还要把资本流动、支付等等加入图景当中考量。现在我们没有良好的理解到这种传导机制,还有我们跨国之间合作的问题。还有我们现在有很多非国家的经济组织参与到经济活动当中,他们可能重新定义了很多的标准。在这些方面,我觉得一些主权国家他们的一些经济模型,已经没有办法解释现在有一些跨国和非国家型机构参与的经济了。


所以,我们国际经济出现的新变化和我们面临的新挑战关系更加的贴近。而且我们现在网络化的效应现在变得更强,他们的反馈既是正向的也是负向的,中国的发展是非常好的范例,因为中国现在经济快速的发展,在过去几十年中,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这种网络效应,中国在经济规模上获得的益处,同时中国经济效益还受到其他经济的影响,所以产生了非常好的积极的外部效应。


现在中国的股票市场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大家可以看到,我们产生了负面的外部性。现在一些新型的风险产生了,这些问题是我们过去在股票市场当中没有看到的,他们改变了我们的生产服务的产生,甚至改变了金融体系,可能会带来更大的问题,那么这些问题很可能在部分微观经济模型当中没有得到良好的解释和分析。


这在国际经济学理论界还没有得到支撑。在讲到挑战之后我们也要谈一下机会,我觉得在宏观经济当中需要更多的协调性机制的发展空间,包括从各种各样的机构,尤其是在很大规模的金融市场当中,采纳一种全新的方式,当然我自己也在这个研究领域当中做了很多工作,就是宏观经济之间的一些互联性,我觉得这是这个研究的中心。同时,我们有一些模拟的模型可以告诉我们商业周期和金融周期之间的关系。我觉得这个研究工作是非常有挑战的,但是又具有很大意义的,也可以在中国开展研究,我知道中国人一向很勤奋。


国际经济学理论我觉得已经跟上了发展的步伐,我们已经发现了大量的关于贸易和经济之间的理论,还有货物和金融全球跨国界的流动。到现在为止这一部分的理论还是比较基础的,但是又是非常活跃的。


另外一点就是体制经济,尤其讲到一种跨国的,或者是跨国治理的,不仅是以国家的角度来看,更多的是看公司的角度,我觉得这个也是要得到深刻理解的,当然还有一些数据由于国家所属法律范畴不同,很多数据不可以共享。我们都知道在跨国的网络当中,你在不断的推进自由化的时候也需要国家的监管。


还有一点,如果说要达到一个统一的宏观经济的,而且又是国际经济学理论所认可的,我们需要的是不同的方式和方法之间的联系,我们需要的是更多的演进,也就是不同角度来看全球经济的变化。我认为我们要把不同的领域、不同的思想流派、不同的经济学思想综合起来。

 

 

 

 

——————————————————

转载需注明出处: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