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张子尧:中国企业市场力量研究:事实、成因和经济效应


此系列为当代经济学基金会“2022当代经济学博士创新项目”优秀论文主要内容及创新介绍。

作者:张子尧

毕业院校:中国人民大学

导师:


主要内容



近年来随着一批大型跨国企业和互联网巨头的兴起,与企业垄断相关的一系列话题又重新成为了世界性的关注热点。企业的市场力量(market power)是衡量垄断能力的重要指标。研究者们已经对美国、欧洲等发达国家的企业市场力量进行了充分丰富的讨论,但是我国企业市场力量相关的研究仍然较为匮乏。本文从基本事实、制度成因和经济效应三个角度展开对我国企业市场力量的研究。利用具有代表性制造业和服务业微观企业数据,本文提出了新的估计企业市场力量的经验方法,在此基础上全景式展示和剖析2007-2016年十年间我国企业市场力量的演变趋势和经验事实、分析了我国的税收制度安排如何塑造了企业市场力量、以及企业市场力量可能造成的资源配置效率损失。


一、本文提出了一种新的企业市场力量估计方法。目前主流的企业市场力量估计方法是De Loecker & Warzynski(2012)提出的DLW方法。本文首先从经验事实角度指出DLW方法的理论预期与实际观测之间存在显著差异,接着从理论上证明DLW方法至少存在着“循环引用”、无法处理多种不可观测的产品质量特征、无法正确剔除随机冲击以及未考虑非中性技术进步等四个可能的缺陷。本文提出了一种新的估计企业市场力量的经验方法,该方法同时考虑了企业在生产端和需求端的异质性,能够比较有效地克服前述不足。


二、本文结合上述方法和全国税收调查数据估计并分析了我国企业市场力量的演变趋势和基本经验事实。研究发现2007-2016年间我国企业市场力量整体上升,特别是从2013年开始呈现加速上升趋势;企业间市场力量的分布变得更离散,意味着资源配置效率下降。分行业看,制造业企业的市场力量要低于服务业企业并且分布更加集中,表明制造业在产品市场上竞争较为充分,而服务业竞争不足。从企业特征看,大型企业、非出口企业、研发创新企业、处于成长期和成熟期的企业以及城市行政等级较高的企业拥有更强的市场力量。


三、本文从理论和经验双重视角分析了市场经济体制下政府-企业关系的核心制度安排之一——税收制度对企业市场力量的塑造作用。理论模型的分析表明,短期内对企业征收更高的税负时,企业可以将部分税负转嫁给消费者从而提高产品价格,根据各类税负对成本影响的不同,企业市场力量可能上升也可能下降。然而从长期看,更高的税负会降低企业预期税后收益从而减少企业进入,使得市场内在位企业面临的竞争度减小,导致市场力量进一步上升。借助《社会保险法》颁布等政策冲击构成的准自然实验进行经验分析,实证结果支持上述理论分析的结论。


四、本文分析了企业市场力量的一项重要经济效应:差异化的企业市场力量如何影响资源配置效率。本文从理论上证明差异化的市场力量事实上代表着产品市场的扭曲,这种扭曲会通过改变企业要素需求从而间接地影响资源配置。接着本文给出了差异化市场力量导致的资源错配损失的测算方法,并利用结构模型和微观企业数据估计出了测算所需的参数和企业生产率等异质性特征。根据测算,2007-2016年间我国产品市场扭曲导致的资源误置使得全要素生产率损失约为40.3%左右。上述结果的政策启示非常直接:要对要素市场和产品市场 “两手抓”,同时推动两个基础性市场的市场化改革。




创新价值


本文充分吸收了近年来实证产业组织、国际贸易、宏观经济和财政税收等领域的新研究成果,尝试对我国企业的市场力量进行一次全面系统地研究分析。本文的主要创新之处和学术价值有以下几点:


一、本文首要的研究特色和创新之处立足于多领域交叉的研究新视角提出并尝试回答一些新的研究问题。本文的主要研究内容涉及到多个研究领域,例如企业市场力量的估计问题是实证产业组织领域的经典话题,资源配置效率是宏观经济领域关注的热点,市场制度安排和企业市场力量则是产业组织和国际贸易领域的核心问题之一。本文尝试从多领域交叉的新视角来回答我国企业市场力量的相关问题,例如在税收制度与企业市场力量的相关章节吸收了国际贸易和财政税收领域的文献,借鉴国际贸易领域的Melitz & Ottaviano(2008)异质性企业动态模型,将我国主要税收制度安排纳入到模型中,在一个统一的框架下讨论了增值税、所得税和社保费等主要税费负担对企业市场力量的影响。在企业市场力量和资源配置效率的相关章节融合了产业组织和宏观经济领域的研究成果,先借助实证产业组织的研究方法估计出我国企业的市场力量,而后拓展了宏观经济领域的Hsieh & Klenow(2009)对资源配置效率的研究框架使其能够包容异质性企业市场力量,进而讨论产品市场扭曲对资源配置效率的影响。


二、从研究方法上看,本文结合了结构式方法(structural-form approach)和简约式方法(reduced-form approach)两种主流研究范式。本文提出的企业市场力量方法延续了Olley & Pakes(1996)开创的结构式生产函数估计范式,于理论细节上又在De Loecker & Warzynski(2012)的基础上做出了新的拓展,尝试克服DLW方法可能存在的缺陷。在分析企业市场力量的形成机制时,本文充分发挥简约式方法在识别因果关系方面的优势,通过外生政策冲击构成的准自然实验来识别税费负担与企业市场力量的因果关系,从而对理论模型进行验证。在分析企业市场力量和资源配置效率的关系时,本文尝试将微观企业结构估计结果和宏观资源配置效率测算结合,使用结构方法估计出测算所需的企业特征和相关参数,克服了传统宏观资源配置效率文献对参数选择的主观性。上述研究充分发挥了两种方法的优势,从而形成优势互补,加强了本文研究的严谨性和可信性。


三、从研究内容上看,本文借助于新的微观企业数据探讨了新时期我国企业市场力量的相关问题,是对现有文献一个重要的补充。目前针对中国企业市场力量的研究主要散见于产业组织、国际贸易等领域的文献,而相对系统性的研究还较为缺乏,本文试图对该领域进行一定程度的补充。既有文献使用的微观企业数据来源主要包括工业企业数据、海关企业数据、上市公司财务信息等,上述数据或多或少存在缺失服务业样本、2007年之后数据质量存疑、缺少样本代表性等问题,这使得目前人们对服务业和2007年之后的企业市场力量知之甚少。本文收集整理了2007-2016年间的全国税收调查微观企业数据并进行了细致地整理、匹配和合并,形成了拥有数百万观测值的大样本微观企业面板数据。利用该数据不仅能够分析农业和服务业部门企业,而且将样本期在已有研究的基础上向后拓展了十年左右,这一时期包括金融危机后时期、“四万亿”财政刺激时期、“三期叠加”的经济新常态时期和全面转向高质量发展的新时期,对充分理解我国宏观经济和微观企业近年来的发展成长历程有重要的参考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