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赵奕菡:经济增长与结构动态:线性生产理论的拓展与经验研究


此系列为当代经济学基金会“2022当代经济学博士创新项目”优秀论文主要内容及创新介绍。

作者:赵奕菡

毕业院校:清华大学

导师:李帮喜


主要内容



中国经济增长的相关研究多见于宏观总量或静态结构的分析,而马克思经济学对于经济增长的分析兼备了宏观的、结构的和动态发展的视角。本文的主要工作就是结合马克思经济学的分析方法和线性生产理论的基础模型,构建从结构视角考察长期经济增长的理论框架,进而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历史特征和结构变化趋势进行考察。


在理论层面,本文从静态均衡和结构动态两方面扩展了线性生产理论。首先通过引入摩尔-彭诺斯伪逆,推导了联合生产情况下静态均衡的存在性、非负性和唯一性条件,为分析包含固定资本的增长模型提供了理论基础。但线性生产理论的静态均衡模型只能刻画经济的长期均衡,而不能体现与长期经济增长相伴的经济结构调整。因此,本文在静态均衡模型的基础上,引入了参数动态化的建模思想,构建了包含动态结构参数的线性生产模型,并推导了该模型的动态均衡增长路径及其存在性条件。结果表明,将结构变化纳入到分析框架后,长期均衡增长路径的存在性依赖于非常严苛的参数关系,而外生的结构变化导致的增长的非均衡特征将无法通过经济政策调整内生变量的方式予以改善。本文通过数值模拟进一步发现,如果政策目标是实现相对稳定的增长,那么经济中就会存在一定的过剩,这种过剩是为了维持稳定增长所必须承担的代价。为了不致过剩的部门出现价值实现困难,维持相对稳定增长的代价需要全部生产部门共同承担。过剩带来的社会价值丧失无法通过市场机制自发的分散到全部生产部门,因此维持相对稳定增长需要通过一定的经济政策实现部类间合意的价值转移。


在经验层面,本文利用线性生产模型和投入产出数据,构建了包含固定资本的三部类表,提供了从结构视角考察长期增长问题的量化分析工具。三部类表的优势在于,可以在反映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核心结构关系的同时,有效解决固定资本存量矩阵缺失的问题,并可以通过加总,在一定程度上抵消长时间跨度数据存在的统计口径不一致和估计偏差问题。利用三部类表,本文首先测算了中国经济增长不同阶段的潜在增长率和最优增长结构,而后通过与主要经济体的横向对比,探讨了工业化和长期经济增长过程中表现出的结构变化趋势。结果表明,与长期的高速经济增长相伴,中国工业化进程中的有偏技术进步导致了潜在增长率的持续下降,而不同时期中国实际增长率与潜在增长率的差异则可以利用最优增长路径和实际增长路径的差异,从生产配置的角度加以解释。美国和日本的历史经验表明,在工业化完成后技术结构一般会发生反向变动,该阶段经济增长同时面临结构调整引起的价值实现困难和积累的动力不足,合理调整收入分配结构、正确引导资本流向、发展产业核心竞争力是这一阶段的核心问题。此外,中国人口规模和经济体量庞大,在经济结构自然调整过程中,须得防范对国际循环的过度依赖,避免出现大规模基础产业出逃和去工业化问题。




创新价值


论文的主要创新有以下三点:


第一,拓展了线性生产理论在联合生产问题上的研究。论文应用线性规划和摩尔-彭诺斯伪逆方法,证明了联合生产体系下最优解和均衡解的一致性,并给出了价值、价格和数量均衡的存在性、非负性和唯一性的成立条件。


第二,引入了参数动态化的建模思想,构建了包含结构动态的线性生产模型。论文推导了动态均衡增长路径的存在性条件,并对制约经济增长的结构性因素进行了系统分析。


第三,提出了研究中国经济增长问题的政治经济学量化分析框架。论文从生产结构角度构建了适用于经验分析的三部类模型,为政治经济学的研究提供了一个中观的结构基础。


学术价值:


本文研究成果涵盖了数理政治经济学的理论构建,及其在宏观经济和产业结构研究中的应用。


理论层面上,本文通过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与线性生产模型和线性规划方法的结合,推动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模型化和数学化发展;通过构建从结构的视角考察经济增长的量化分析工具——三部类表,提高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国经济现实问题的适配性;通过对工业化不同阶段的积累模式和循环模式进行考察,尤其对于后工业化时期积累模式变化的一般规律和循环模式可行路径的探讨,拓展了政治经济学研究的边界。


应用层面上,论文以中国的经济增长和经济结构变化为主要考察对象,分析了近年来中国经济增长的趋势性、周期性和结构性的因素,并最终聚焦在工业化后期中国经济结构调整和循环模式转变这一问题上。数理模型推导与工业化历史相结合,是数理政治经济学基本理论和研究方法在解释中国重大现实问题中的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