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首页 >> 学术动态学术动态
苏黎世大学教授Peter Zweifel:回顾学术生涯,鼓励学子

微信截图_20210804112428.png



Peter Zweifel教授自1983年起在瑞士苏黎世大学经济系任教。在长达三十多年的学术生涯中,Peter Zweifel教授专注于健康经济学、保险经济学、法与经济学、能源经济学和国际经济学等领域,在国际学术期刊发表论文一百三十余篇,并出版十五本专著。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新闻中心采访。



回顾学术生涯:不忘初心


在欧洲很多国家,获得博士学位并不一定就意味着只能从事学术研究相关职业。Peter Zweifel教授首先回顾了自己选择攻读博士学位以及进入学术圈从事科研和教学工作的初衷,然后客观地评价了从事科研行业的风险和优势。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最感兴趣的是外交工作,但我也觉得做科研很有意思。所以我选择去读博士,并且把博士期间的研究工作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因为我发现在做研究的时候,我觉得我自己非常自由,我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题目;而如果我去了业界或者公司,我就必须先做到很高的职位才能做我想做的事情。所以虽然在业界收入会高一些,但是我觉得我的行为和想法会受到很大的约束。相反,在学校读博士,个人的自由度会很大,我觉得我可以放心去追求自己感兴趣的方向。”


“博士毕业之后面临的问题就是是否我要进入学术圈开始学术生涯。我觉得选择学术职业是一个具有一定风险的决定,而且这种风险在现在可能比起过去更加明显。这是因为学术杂志投稿的竞争越发激烈,每年向好的学术杂志投稿的论文数量都在增长,所以一篇论文被这些学术杂志拒绝的概率很高。一旦遭到了一本杂志的拒稿,作者可能就需要在下一本杂志上再花费一年或者更久的时间。我记得在我刚刚工作的时候,我需要写一本专著,压力很大,因为我那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觉得生活很苦。我当时写了一本健康经济学领域的书,叫做《医生行为的经济视角》(An Economic Model of Physician Behavior,Springer 1982)。所以每一个选择学术职业的人,都要知道自己所面临的风险和压力,并愿意承担它们。但是总的说来,学术职业仍然是有吸引力的,因为它允许你去追寻自己感兴趣的事物,而且你会有自由度去创作那些原本并不存在的事物。从事科研工作,你还不需要面对一个固定的日程安排。



重视教学方法:因材施教


在长期的职业生涯中,Peter Zweifel教授还积累了丰富的教学经验。他认为教学工作和科研工作同样重要。而作为一个老师,能够激发学生的学习热情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他认为那些原本学习上存在困难以及学习动力不足的学生更需要得到老师的鼓励、关心和教导。Peter Zweifel教授常常因为自己的学生所取得的成就而高兴。

“我其实也很喜欢教学,因为我很想去吸引同学们的注意力,而且更喜欢去激发学生们对于学习知识的热情。例如我教过《经济学导论》这门课程。三四年教下来,我有了一千多个学生,但我明白大概有一半的学生不应该坐在课堂上,因为他们学习的动力不那么足。即使如此,我总是鼓励他们努力学习。而对于硕士生而言,我会通过一些课程安排去激发学生的学习积极性。我一般把我的课程放在星期一上午八点到十点,然后十点到十二点安排学术研讨会,让学生们在这一周有充分的时间去学习。这种方式让大家都很受益,那些以前觉得不怎么喜欢上课的同学,最后也会认真学习,而且考试也考得很好。


中国经济研究话题:方兴未艾


中西方学者关注中国经济相关研究的话题已经十多年。经历了漫长的时间和深入的研究,最近有观点认为中国经济的很多话题不那么重要了。那么中国经济研究话题是否还那么具有吸引力?Peter Zweifel教授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首先,一个经济学研究的话题重不重要,的确很大程度上是受到当时的政策和市场环境影响的。比如奥巴马执政期间,医疗保险就是重要的话题。但几年后,也许医疗保险就不再是重要的话题了。目前来看,大家觉得长期护理(Long Term Care)是一个重要的话题。


“当然我觉得中国经济相关研究话题现在还是很有吸引力的。比如我最近去美国的时候,就看到很多和中国经济相关的研究,还有很多学者和中国的学者合作。但和十年前相比,也许大家对于中国话题研究的兴趣点有一些变化。比如,最近由于中美贸易争端,一些经济学研究开始偏向国际政治相关话题、国家战略问题、以及国际经济学。中国经济相关研究的重要性还体现在中国其实是世界新兴经济体的代表。其他新兴经济体会想要借鉴中国经济的发展经验,因而会对中国经济相关研究感兴趣。”


“在保险领域,至少从宏观数据来看,我觉得中国的保险市场和发达国家的保险市场相比还是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的。这里面也是有文章可以做的。“


寄语学子:跟随兴趣


在采访中,Peter Zweifel教授反复强调兴趣和好奇心是从事学术研究工作最重要的品质。他首先列举了亲身经历的案例说明兴趣的重要性。

“我有过几个研究助理,我发现他们为我工作的表现不如他们的学位考试上的表现,但通常他们在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的时候都能够表现得很好。由此可见好奇心是多么重要。好奇心,就是一种想要去发现的意愿。这不仅仅要求我们掌握计量经济学方法,也不仅仅是我们熟悉经济学理论,而是当我们看到某些经济学理论的时候,要好奇地追问这些理论是不是得到了现实数据的支持。在验证理论的过程中,时常会需要我们重新审视我们的课本知识,我们还会发现一些新的问题,会不断有令人感兴趣的事物出现。

 

最后,Peter Zweifel教授在研究方面提出了宝贵建议,鼓励学子们勇敢地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探索突破。 

“我觉得在复旦的同学在选择研究话题上是有很大自由度的。因为在经济学研究领域,重要的事物未必是固定不变的,在论文选题的时候,你就应该更加注重自己的兴趣点,而不是当时的重点。这意味着你只要去认真思考你真正想要期研究的事物就行了。

“如果你研究的领域已经有很多论文的时候,你也许会担心自己的贡献会很有限。但我认为你不要轻易放弃,你应该去仔细比较相关的内容,也许突然有一天,你会想到和别人不一样的观点。这样,你就有了一个新的起点,就可以继续在这个领域研究下去。所以我的建议是只要你找到你感兴趣的话题,不管这个话题当时重不重要,你都应该坚持下去。随着社会的发展,经济学领域会不断诞生新的话题。比如在能源经济学这个领域,现在有研究在关注能源消耗是否会因为更好的基础设施而降低。再比如在医疗保险领域,最近又有学者指出逆向选择造成的损失可能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大,这对于传统的经济学观点而言具有一定的挑战性。




文转 |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