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凌永辉:《内需主导型全球价值链研究》



1612146030696469.png

作者:凌永辉

毕业院校:南京大学

导师:刘志彪



主要内容

论文首先对内需、内需主导型战略以及内需主导型全球价值链的概念进行界定,并且辨析了大国经济和小国经济在实施内需、外需战略条件下所呈现的各种可能的全球价值链形式,着重阐述了内需主导型全球价值链的基本特征,进而以美国的发展经验作为考察案例,分析内需市场在“以我为主”的全球价值链形成过程中所扮演的关键角色。尔后分别从动力机制、治理结构和实现路径等三个方面具体阐释内需主导型全球价值链的分析框架,这三个方面既有高度抽象的理论研究,也有辅以实证的经验研究,为本论文研究内容的主体部分。最后,本论文总结了内需主导型全球价值链研究的主要结论和政策启示,以及未来可能的研究方向。

主要内容的结构安排如下:

第一章绪论部分介绍了本论文的选题依据和研究意义,对内需主导型全球价值链的若干重要概念进行了界定。

第二章对全球价值链理论的研究文献进行了梳理回顾和评述。

第三章采用经验研究方法对美国国内市场在过去两个世纪里的演化历程进行了简要回顾,概括总结了美国国内市场在不同发展时期里的典型特征,并基于这些特征分析了美国国内市场对美国形成内需主导型全球价值链的基础支撑作用。

第四章基于不完全竞争和规模报酬递增的假设,对内需主导型全球价值链的动力机制进行了建模分析,侧重考察国内市场中的内需引致型产业链循环及其对于发展中国家实现市场和技术双重追赶的影响。本章的模型分析遵循了空间经济学的研究范式,包括基于国内市场效应的集聚经济模型,基于本地知识溢出效应的外部性经济模型等。

第五章采用抽象分析方法,先阐述了内需主导型全球价值链治理的内在逻辑,然后聚焦于价值链网络节点的控制与竞争问题,对内需主导型全球价值链的治理结构进行了动态分析,并且以华为公司为案例,对内需主导型全球价值链的治理结构进行了更为直观的经验分析。

第六章考察内需主导型全球价值链的网络嵌入路径,探讨了该路径下的“蛛形”和“蛇形”生产过程及其与全球价值链功能升级和链条升级的内在关系。在此基础上,分别从微观、中观和宏观层面详细阐述了在网络嵌入路径中构建内需主导型全球价值链的理论机制,并且构建动态面板数据模型对其进行了计量检验。

第七章概括总结了全文结论和政策启示,并前瞻性地提出了内需主导型全球价值链的研究展望,包括内需主导型全球价值链与全球创新链的融合研究,利用更好的跨国数据来分析和整合内需主导型全球价值链的研究结论等。

基本观点如下:

第一,内需主导型全球价值链是一种依靠国内市场主体的有效需求为主导,虹吸国内外优质生产要素为己所用,进而建立起的“以我为主”的全球化产业分工组织机制。对于中国这种大国经济体而言,构建内需主导型全球价值链既是必要的,也是可行的。而且,与过去那种出口导向战略下的全球价值链相比,内需主导型全球价值链具有自生能力、动态竞争、大国优势和较长的产业链延伸等基本特征。

第二,美国跨国公司主导和控制的全球价值链就是一种内需主导型全球价值链,美国巨大的内需市场在其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关键作用。中国经济的内需市场潜力与美国较为相似,加上长期在全球价值链制造环节代工所形成的生产技术积累,已经具备了构建内需主导型全球价值链的基础条件。

第三,内需通过国内市场效应引致了现代部门在本国形成了产业集聚,构成了内需主导型全球价值链的原动力;而现代部门的产业集聚又反过来促进了国内市场的增长,构成了内需主导型全球价值链的循环动力。本土企业可以在这种内需主导的累积因果循环中,利用产品差异化竞争策略和基于盈利能力的内生激励机制,实现市场和技术的双重追赶。

第四,主动型治理和被动型治理组成了内需主导型全球价值链的二元治理结构,其内在逻辑是以关系性合约为核心的协调机制和以声誉作用为基础的信息机制。这种二元治理结构解释了企业在价值链不同增加值环节上的控制与竞争动态。

第五,主动型治理强调企业的 M 型组织结构和多元化经营战略,侧重采用非价格竞争方式来影响市场条件,且以发包的形式控制全球价值链的中心关系;被动型治理强调企业的U 型组织结构和专业化经营战略,主要呈现为既定市场条件下的价格竞争关系,在外包活动中也表现为接包式的外围关系。

第六,中国过去参与全球价值链的方式是在出口导向战略下的全球价值链依附性嵌入模式,而构建内需主导型全球价值链的路径就在于摆脱依附性嵌入模式,转向内需主导型战略下的网络嵌入模式,即同时嵌入“蛛形”和“蛇形”生产过程实现全球价值链的功能升级和链条升级。

第七,在网络嵌入路径中构建内需主导型全球价值链存在着微观、中观和宏观三重影响机制,分析表明,企业家精神是推进功能升级和链条升级的最重要的微观动力,双层市场结构效应下的平等竞争是促进产业创新和升级的必要条件,有为政府通过高质量的制度供给对促进本土产业链的创新升级产生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创新价值

论文基于内需的视角,并结合经济全球化发展现状,构建了一个分析全球价值链中后发国家如何突破被俘获的现实困境的新理论框架,即内需主导型全球价值链。其主要创新和学术价值是:


(1)研究视角创新。论文提出的内需主导型全球价值链研究,力图以内需为主要线索,系统地分析全球价值链的动力机制、治理结构、实现路径等。这种基于内需视角的全面审视,实际上也是在经济全球化从“顺势”阶段过渡到“逆势”阶段的过程中,对传统全球价值链研究的修正和完善。特别是从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占据全球价值链主导地位的历史经验来看,庞大而活跃的内需市场是其最重要的基础条件,但在以往的全球价值链研究中,这一点并未引起足够的关注和重视。


(2)研究内容创新。论文首次系统地讨论了内需主导型全球价值链。其中,在内需主导型全球价值链的动力机制方面,论文独到地提出基于国内市场需求效应的原动力、基于本地知识溢出效应的循环动力构成的累积因果循环动力系统;在内需主导型全球价值链的治理结构方面,论文提出了与传统 GHS 不同的二元治理结构,即主动型治理结构和被动型治理结构,从而弥补了 GHS 框架在分析治理动态性方面的不足;在内需主导型全球价值链的实现路径方面,论文借鉴“蛛形”和“蛇形”生产过程分类,提出了内需主导型全球价值链的网络嵌入路径这一全新概念,其不仅将全球价值链的功能升级和链条升级概念囊括了进来,而且与论文提出的二元治理结构分析框架也是自洽的。


3)研究方法创新。传统的全球价值链实证研究中,要么通过微观企业的具体案例来检验全球价值链理论,要么通过投入产出表来刻画全球价值链的增加值形成过程。但是,这两种方法均存在局限:前者被限制在特定产品或少数企业,远远无法反映更大范围内的价值活动;后者对于企业的具体交易性质缺乏足够信息,导致全球价值链的定性分析变得相当困难。与之不同,本研究在使用企业或产业的具体案例法做相应分析之外,更是通过对大样本范围的企业微观数据(如中国工业企业数据、世界银行的中国企业调查数据)的处理,构建计量经济模型进行了严谨的回归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