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王熙麟:《市场结构对创新与经济增长的影响——基于最低工资、专利保护和研发补贴的分析》



1612145842620217.png

作者:王熙麟

毕业院校:复旦大学

导师:朱智豪



主要内容


本文在内生市场结构的第二代熊彼特增长模型中研究了最低工资、专利保护和研发补贴对市场结构、创新和经济增长的作用。本文研究的市场结构是指企业(产品)的数量和每个企业(产品)的市场规模。市场规模决定了企业的研发和创新激励,而企业的研发和创新决定了经济体的增长率。在第二代内生增长模型中有两个维度的创新,一个是产品种类增加的水平型创新,一个是产品质量改进的垂直型创新。其中,产品种类的内生增长消除了人口规模对经济增长的规模效应。最低工资通过改变整个经济体的市场规模,影响了每个企业的市场规模以及企业的研发投入和经济体的增长率。专利保护和研发补贴尽管不会改变经济体的市场规模,但是它们分别通过影响企业的研发收益和研发成本,改变了企业研发新产品和改进产品质量的创新激励,以及企业(产品)的数量和每个企业(产品)的市场规模,并且进一步对经济体的增长率产生影响。

本文在内生市场结构的熊彼特增长模型中研究了最低工资对低技能劳动力的工资、就业和经济增长的动态作用,并且得到了如下结论。第一,提高最低工资减少了低技能劳动力的就业,提高了低技能劳动力的失业率。第二,提高最低工资降低了经济体的产出水平。第三,提高最低工资降低了经济体在转移动态路径上的增长率,但是对经济体的长期稳态增长率没有影响。通过定量分析本文发现,最低工资对低技能劳动力的就业和经济增长的负面作用随着生产函数中低技能劳动力密集度的增加而大幅增加。提高最低工资后仍然被雇佣的低技能劳动力尽管在一开始获得了更高的工资,但是由于提高最低工资导致经济体短期的增长率下降,这可能会导致仍然被雇佣的低技能劳动力的未来工资更低。

本文将专利保护纳入内生起飞的熊彼特增长模型,研究了知识产权保护对一个经济体从停滞、起飞到平衡增长路径上的动态作用,并且发现增强专利保护对一个经济体不同发展阶段的经济增长具有不同的作用。在模型中经济体在人口规模达到一个内生的阈值后起飞。增强专利保护导致经济体起飞的时间点提前,但是降低了经济体的长期增长率。企业进行创新的激励取决于发明的市场价值,而发明的市场价值既取决于专利保护的程度,又取决于产品的市场规模。增强专利保护通过减少价格竞争增加了企业的利润和专利的市场价值,降低了企业创新所需的最小市场规模。因此,增强专利保护使经济体出现创新与经济增长的时间点提前,即工业革命发生的时间点提前。但是,增强专利保护通过增加市场中产品的数量降低了每种产品的市场规模,减少了企业改进产品质量的创新,而产品质量改进的创新决定了经济体的长期增长率。

本文在混合增长模型中研究了研发补贴的作用,在模型中经济体可能出现半内生增长或内生增长。本文研究了对产品种类增加创新的研发补贴和对产品质量改进创新的研发补贴的作用。对产品质量改进创新的研发补贴只在模型中出现内生增长时起作用,此时提高对产品质量改进创新的研发补贴率使产品质量改进创新发生的时间点提前,并且提高了经济体在转移动态路径上的增长率和经济体的长期增长率。对产品种类增加创新的研发补贴在模型中出现内生增长时和半内生增长时的作用不同。在模型中出现半内生增长时,提高对产品种类增加创新的研发补贴率使产品种类增加创新发生的时间点提前,并且提高了经济体在转移动态路径上的增长率,但是对经济体的长期增长率没有影响。在模型中出现内生增长时,提高对产品种类增加创新的研发补贴率使产品种类增加创新发生的时间点提前,并且提高了经济体的短期增长率,但是推迟了产品质量改进创新发生的时间点,并且降低了经济体的长期增长率。提高对产品种类增加创新的研发补贴率使半内生增长更有可能出现,提高对产品质量改进创新的研发补贴率使内生增长更有可能出现。本文通过参数校准发现,在合理的参数值范围内,内生增长更有可能出现。


创新价值

第一,本文使用第二代内生增长模型研究了不同的政策工具对经济增长的动态作用。目前有大量的文献在内生增长模型中研究各种政策工具的作用,但是这些文献中的绝大多数只关注产品种类增加的创新或者产品质量改进的创新这两个维度创新中的一种,包括基于研发创新的第一代内生增长模型和半内生增长模型。只有少数的文献在同时具有产品种类扩张的水平型创新和产品质量改进的垂直型创新的第二代内生增长模型中研究了各种政策工具的作用。本文进一步补充了在第二代内生增长模型中研究不同政策工具对经济增长作用的文献。


第二,本文研究了不同的政策工具是如何通过影响经济体的市场结构对企业的创新和经济体的增长率产生影响。目前有大量的文献在内生增长模型中研究各种政策工具的作用,但是这些文献中的大多数假设市场结构不受各种政策工具的影响,或者说市场结构是外生给定的。在第二代内生增长模型中,市场结构是内生的,也就是说市场中企业的数量(产品的种类数)和每个企业(每种产品)的市场规模是内生的。市场结构决定了一个经济体中企业研发新产品(产品种类增加的创新)的研发投入和企业改进产品质量的研发投入,并且进一步决定了经济体的增长率。本文研究了最低工资、专利保护和研发补贴这三个政策工具分别通过影响整个经济体的市场规模、企业的研发收益和企业的研发成本改变了经济体的市场结构,并且进一步对经济体的增长率产生影响。


第三,本文研究了不同的政策工具对经济体不同发展阶段的经济增长的影响。目前世界上的发达经济体都经历了从停滞到起飞再到平衡增长路径的不同增长阶段,但是目前绝大多数的内生增长模型仅对平衡增长路径这一阶段的增长进行建模。统一增长理论(Unified growth theory)研究了经济体从停滞到起飞的这一重要转型,该理论认为生育和人力资本积累之间的质量-数量权衡使一个经济体可以摆脱马尔萨斯陷阱,并且引发经济体的内生起飞。但是统一增长理论并未考虑与工业革命的发生具有紧密联系的企业创新和内生的技术进步,而本文在内生经济起飞的第二代内生增长模型中研究了专利保护和研发补贴对一个经济体不同发展阶段的经济增长的不同作用,尤其是对一个经济体的内生起飞和长期增长率的影响。


第四,本文研究了不同的政策工具对产品种类扩张的创新和产品质量改进的创新这两个维度创新的内生出现的影响。目前有大量的文献在内生增长模型中研究各种政策工具的作用,但是这些文献都忽略了这些政策工具对这两个维度创新内生出现的影响。本文研究了专利保护和研发补贴对产品种类增加的创新和产品质量改进的创新这两种类型创新出现的时间点的影响,并且研究了研发补贴对产品质量改进的创新出现的可能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