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张睿:《中国制造业贸易产品质量研究:贸易成本和企业异质性的视角》


1612145738690487.png

作者:张睿

毕业院校:北京大学

导师:余淼杰



主要内容


自在2002 年正式加入WTO 以来,我国的对外开放进入深度开放的阶段,进一步促进了我国通过出口机会实现经济规模的增长,深入融入全球价值链,成为全球最大的进出口贸易国。在此期间,我国的出口不仅经历了数量上的增长,质量上也有所提高。由于产品质量的提升是一国国际贸易增长的重要因素,本文旨在从内生产品质量选择的角度理解我国制造业出口增长的来源。

本文在充分考虑影响企业出口质量决策的不同因素下,在一个统一的理论框架中研究理解企业不同维度上质量决策的差异,从而思考质量决策背后的经济机制和冲击所带来的影响。具体而言,本文围绕企业的出口质量选择这一主题分以下几个方面进行研究。


第一,通过海量的中国海关出口微观数据,本文利用数据中丰富的信息建立了两个关于企业出口价格的典型事实,揭示在国际贸易中价格变量在多个维度上的变动和差异。具体来说,其他条件不变,企业会向运输距离更长的目的地出口离岸价格更高的品种,即企业内的“华盛顿苹果”效应;此外,在同一个目的地产品市场上,向当地出口额更大的企业,在全球出口总额更大的企业,以及在全球进入更多出口目的地的企业,其出口离岸价格均更高。


第二,本文构造了一个基于Melitz-Chaney 异质性企业贸易框架的产品质量选择理论模型,揭示了企业产品质量的选择是理解关于出口价格的典型事实的重要机制。在模型中,平均生产成本随着质量的提高而提高;而平均从量贸易成本随着质量的提高而降低。企业利用质量选择实现两种成本间的权衡以最小化总成本。当从量贸易成本越高,或当企业自身的生产率越高时,企业均会选择更高的质量,从而导致更高的出口价格。在加总层面,理论模型给出了贸易流的引力方程形式,并得到从量贸易成本与其他贸易成本不同的贸易弹性。


第三,利用估计得到的不同产品类别的结构性参数,本文通过理论模型的思想分解数据中隐含的从量贸易成本和其他贸易成本。从直觉上来说,当剔除了由于选择效应导致的异质性企业构成变化对加总层面贸易价格的影响,加总贸易价格中剩余的差异变动便完全是由从量贸易成本所引起的“华盛顿苹果”效应所导致。本文据此分解了中国对不同目的地出口额的差异来源,发现从量贸易成本解释了贸易额变动的16%左右,占所有类别贸易成本解释力的三分之一强。而从量贸易成本和冰山贸易成本均与运输距离呈现显著的正相关关系。


第四,本文在一般均衡框架中分析了2005年多种纤维协定(MFA)配额废除的贸易和福利效应。作为一种稀缺的贸易资源,出口配额约束的影子价格等价于隐性的从量贸易成本,影响企业的质量决策。本文通过一个拓展的理论框架拟合实际贸易数据变化,衡量配额废除的两种效应:1)平均从量贸易成本下降和2)错配消除引起的总体效率提升。结果显示不同所有制企业面临相似的平均从量贸易成本下降,而由消除错配带来的总体效率提升在非国有企业中最明显。从福利效果看,两种效应对于出口价格指数下降的贡献大致相当。


创新价值

第一,在理解企业质量选择,解释实际数据价格变动方面,本文综合以往的贸易成本和企业异质性理论文献,构建了一个更一般的企业质量选择模型,解释实际数据中出口价格在不同维度上的变动差异。首先,本文强调了从量贸易成本和企业质量选择之间存在互动关系,通过借鉴Hummels 和Skiba(2004)和Hummels(2007)的思想,允许企业的质量选择影响其从量贸易成本,使模型假设与现实情况更加贴合;其次,本文在更一般的理论设定下,通过质量选择这一单一渠道解释了多个维度的出口价格差异,使得理论更为简洁;最后,本文的理论刻画了加总贸易价格中由企业质量异质性导致的选择效应,并在实证中对该效应进行了验证,认识到这一效应的存在对通过理论从数据中反推从量贸易成本有重要的意义。


第二,在量化从量贸易成本在解释总体贸易差异变动方面,与以往研究相比,本文首次提出利用企业质量选择的“华盛顿苹果”效应,即从量贸易成本对于企业质量的影响,来量化从量贸易成本的结构方法。首先,本文提供并实证支持了理解贸易价格变动的一个重要视角,即离岸出口价格可能反映了从量贸易成本,并利用该思想首次量化了从量贸易成本在解释贸易额和贸易价格方面的解释力;其次,本文强调加总层面的贸易价格即受单个企业质量选择的“华盛顿苹果”效应影响,又受企业间质量异质性造成的选择效应的影响,厘清了对于总体贸易价格变动来源的认识,因而将以往文献中关于企业质量选择和质量异质性的理论框架进行了统一;最后,在从量贸易成本的测算中,本文充分考虑了企业质量对于从量贸易成本的内生反应,因此避免了以往文献在估计从量贸易成本时的模型误设所带来的偏差。


第三,在利用一般均衡框架分析配额政策影响方面,本文在一个量化一般均衡的框架下分析配额政策的影响。首先,配额政策约束的变化反映在企业所面对的隐性从量贸易成本上,本文的理论拓展将配额相关的隐性从量贸易成本与质量选择相联系,有助于进行一般均衡分析;其次,结合Khandelwal 等(2013)对MFA 配额分配存在错配的认识,本文引入了由于配额移除,错配消除所导致对特定目的地的总体生产效率提升。与Khandelwal 等(2013)相比,本文考虑了企业不同维度的质量选择效应,避免了高估或者低估配额错配造成的影响;最后,本文将基于简化式的双重差分法和结构化的一般均衡模型相结合,利用模型拟合简化式估计值以反推不可观测的由政策导致的外生变量变化,再通过一般均衡方法量化不同外生变量对于贸易额增长和福利变化的贡献,使得分析结论更加丰富可靠。


学术价值和政策意义:


第一,理解企业提高产品质量的原因。由于产品质量是企业的内生选择,因此产品质量的水平反映了企业所面临的各项约束情况。这意味着,并不是所有的质量提高都意味着福利改善。对单个企业来说,运输费用的上升、配额政策的收紧均会引起企业内生地选择更高的质量以最小化成本,更好地应对负向冲击。然而在这些情况下,与质量升级相伴的往往是贸易额的减小。与此相对的,当企业的生产率提升或生产投入成本减小时,企业提高质量的同时也增加了销售,在大多数情况下会降低实际价格指数,改善整体福利。因此对于企业质量提高或降低的分析不可一概而论,而需要着重仔细分析企业改变质量选择的具体来源和原因,才能准确地评估其整体福利效应。


第二,关注国际贸易运输行业。在以往的国际贸易理论研究中,贸易运输成本常常以冰山成本的形式表示,这意味着运输物流等服务的生产销售被简化忽略,生产企业利用自己的产出为自己提供运输服务。本文的理论分析表明,生产投入和贸易投入对于理解企业的质量和定价决策同等重要,任何对运输行业的外生冲击均会通过影响显性从量贸易成本,对全球出口企业的质量决策产生冲击。这提供了运输物流服务部门与其他部门的投入产出联系的微观基础。运输物流行业因而成为“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关键部门,其变迁会对其他可贸易行业产生直接而深远的影响,因此在某种程度上应被视为重要的战略性行业。


第三,关注对非关税贸易政策和贸易资源配置的分析。目前文献研究对于贸易政策的分析大多数集中在关税政策,而本文提供了针对一种非关税贸易政策——进出口配额的分析框架。自世贸组织的乌拉圭回合谈判之后,全球的进口关税已经降到相当低的水平,许多国家转而采用各种非关税贸易政策进行贸易保护,因此对非关税贸易政策和贸易壁垒的分析应该得到更多的重视。关税与配额等非关税政策之间存在一个重要差别:关税所形成的壁垒对所有企业均相同,而非关税政策往往存在贸易资源的分配这一过程,从而可能产生额外的错配问题,使不同的企业所面对的贸易成本不同。因此在实施非关税政策时,如何设计有效的贸易资源分配机制以尽可能减少避免无效率,是政策部门需要进一步深入研究的重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