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黄超

1.png

作者:黄超

毕业院校:上海财经大学

导师:田国强

《市场设计中的配置数目、稳定性和策略行为》

 

主要内容

 

论文的第一章关注配置问题中的配置数目,也即资源利用率的高低。在这类问题中,公平和效率是设计者关心的主要性质。在一些配置问题下可能有多种公平和有效(序偏好有效)的配置结果,而这些配置结果有不同的配置数目,也即有不同的资源利用率,因此在满足公平和有效的要求后,配置结果的资源利用率也是设计者考虑的重要指标。论文第一章讨论公平有效配置结果的配置数目下界,也即公平有效的配置最多会浪费多少资源,这是在Bogomolnaia and Moulin(2015)中所提的公开问题。Bogomolnaia and Moulin(2015)给出了一个猜想,认为公平有效配置的资源利用率在63.2%以上。论文第一章给出了一系列的反例,不仅推翻了原猜想,也证明了这一系列反例确定了公平有效配置的配置数目渐近下界:50%;因此公平有效的配置结果在最糟糕的情况下会浪费接近一半的最大配置数目。论文还给出了当最大配置数目为奇数时,这一问题的确切下界。

 

论文的第二章研究带有优先权的分配问题,择校问题是这一领域内的典型例子。在这样的问题中,公平和帕累托有效是不兼容的;Gale-Shapley机制可以得到公平分配中最有效率的结果,但如果想继续提升效率必将损害公平。这一章考虑的是公平和效率间的权衡,通过略微放松公平性约束,允许轻微的不公平来提升整体的福利水平。当择校问题中学生在学校的优先权用分数来表示时,如果一个学生的优先权被侵犯,侵犯程度可以用分数之差来表示;如果轻微的优先权侵犯被允许,那么我们能提高学生整体的福利水平。这一章提出了ε稳定,即允许分差在ε内的优先权侵犯,并给出了一个机制来实现ε稳定下效率最大化的分配结果。现实中即使ε很小,即我们只允许非常轻微的不公平,由此而得到的效率改进也有可能是非常显著的。

 

论文的第三章研究国内现行排污费和排污配额双重规制下的企业策略行为。排污费和排污配额是不同的规制手段,欧洲大部分国家采用排污费而美国、加拿大等国家采用排污配额。我国自2006年后同时采用两种方式来约束企业排污。论文发现,对于一个确定的企业,两种规制手段实际上只有一种会影响企业的报告排污量和实际排污量。随着我国的控制计划不断设置更为严格的排放配额,排污费将不再影响大多数企业的排污行为,而只是施加给企业的财务负担,并带来效率损失。论文提出了进行实证研究来检验理论结果的计划,后续将采用Saez(2010)所提出的估计方法来检验论文的理论推断。

 

主要创新

 

论文第一章确定了配置问题中公平和序偏好有效配置的资源利用率下界,回答了Bogomolnaia and Moulin(2015)所提的公开问题。公平有效的配置可能会有较低的资源利用率,Bogomolnaia and Moulin(2015)猜测公平有效配置的资源利用率在63.2%以上。这一章推翻了他们的猜想,发现情况可能更糟:公平有效的配置在最糟糕的情况下会浪费接近一半的最大配置数目。这一结果显示了公平有效性与资源利用率间的关系,并提示设计者在保障公平和有效性的同时根据设计需要去尽量提升分配结果的资源利用水平。

 

论文第二章研究带有优先权的分配问题中公平和效率的权衡,在具有基数优先权的择校问题中给出了一种通过略微降低公平性约束来提高参与人效率水平的方法。现实中如果设计者更加追求效率,愿意牺牲一些公平性来提高参与人的总体福利,那么这一章中提出的ε稳定和ε-EADA机制将是非常适用的理论工具。

 

论文第三章研究国内现行环境政策下的激励问题,发现随着我国的控制计划不断设置更为严格的排放配额,排污费将不再影响大多数企业的排污行为(报告排污量和实际排污量),而只是施加给企业的财务负担,并带来效率损失。这一理论结果对于我国环境法律法规和政策的制定具有指导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