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张洪胜

1.png

作者:张洪胜

毕业院校:浙江大学

导师:马述忠

《贸易自由化、融资约束与中国外贸转型升级》


 

主要内容

 

本文从全球价值链背景下中国外贸失衡的经济事实出发,以企业生产率、全球价值链地位、企业出口扩张、出口产品质量作为衡量外贸转型升级的核心指标,搭建中国外贸转型升级的分析框架,研究了贸易自由化和融资约束对中国外贸转型升级的微观机制和作用效果。本文关注的核心问题是,贸易自由化和融资约束如何影响中国外贸转型升级。为回答该问题,

本文基于出口特征、生产率、全球价值链、出口产品质量等视角,搭建了贸易自由化与融资约束影响中国外贸转型升级的分析框架,重点剖析了融资约束影响我国企业全球价值链地位提升的内生机制,并且实证评估了贸易自由化和融资约束影响我国外贸转型升级的经验效果。主要观点及结论如下:

 

第一,考量贸易自由化对外贸转型升级的影响,首先探析了外贸失衡的影响因素,研究发现,加入 WTO 之前,人民币汇率升值对中国附加值贸易顺差影响不显著,加入 WTO 之后,人民币汇率升值可以显著降低中国附加值贸易顺差。同样,加入 WTO 之前,FDI 总额对中国附加值贸易顺差影响不显著,加入 WTO 之后影响显著。美国和亚洲四小龙 FDI 可以显著提高中国附加值贸易顺差,而日本和德国 FDI 则会降低中国附加值贸易顺差。其次,聚焦美国与中国建立永久正常贸易关系(PNTR)这一贸易自由化政策对中美贸易和生产率的影响,采用三重差分估计方法研究显示,PNTR 显著提高了中国对美的出口值和量,同时降低了出口价格,说明 PNTR 对中国出口贸易的影响主要体现在规模的增长上,并没有促进质量的提升;PNTR 对出口值和量的影响在一般贸易和加工贸易中都显著存在,对出口价格的影响则主要存在于一般贸易中;PNTR 主要影响私营企业和外资企业的出口规模增长,对国有企业没显著作用;相反,PNTR 会导致国有企业出口价格恶化,而私营企业和外资企业则无显著变化;PNTR 显著提升了外资企业生产率,对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影响不显著,出口增长是 PNTR 促进生产率提升的重要路径。

 

第二,考量融资约束对外贸转型升级的影响,首先将来料加工和进料加工贸易方式引入理论模型,分别采用进料加工比率和企业附加值衡量企业全球价值链地位,检验了融资约束对全球价值链地位提升的影响。研究结果显示,高生产率企业从事全球价值链较高环节的进料加工,低生产率企业从事较低环节的来料加工;企业往全球价值链较高环节攀升,面临的融资约束会不断加大,融资约束较小和生产率较高的企业更容易向高价值链环节攀升,且二者可以相互促进。其次,基于融资约束作用路径,探讨了集群商业信用对出口扩张和产品质量提升的影响。研究发现,集群商业信用可以缓解企业融资约束,显著提高企业出口概率和出口水平。研究进一步发现,集群商业信用主要影响私营企业出口以及东部地区企业出口,对加工贸易出口影响不显著;采用单价法和需求残差测算出口产品质量发现,集群商业信用可以显著提高出口产品质量。为解决可能存在的识别困境,将集群因素纳入方程,并根据企业是否变更经营地点构造拟自然实验,采用双重差分方法重新检验,以上结论保持稳健。

 

本文政策启示如下:第一,我国出口扩张仍然以量的增长为主,质的提升有待加强,不同所有制企业出口量和质的差异性变化应该引起关注;第二,促进企业生产率提高,为企业提供融资支持,能够促进企业全球价值链地位提升,“双措并举”能够发挥更好的效果;第三,集群商业信用不仅影响企出口水平,而且作用于企业出口决策,可以解释私营企业虽然更难以从正规融资渠道获取金,但依然实现了出口快速扩张,作为银行信用的重要补充,发展集群商业是促进中国出口贸易转型升级的有效途径。

 

主要创新

 

第一,本文首次构建了发展中国家供应商贸易方式选择的内生决定模型,对全球价值链地位提升的内在机理进行了深刻阐释。相关成果发表在国内社会科学领域最高学术期刊《中国社会科学》2017 年第 1 期,并且被“人大复印资料—国际贸易研究”全文转载。理论上引入组装任务以刻画加工贸易,进而创造性地将细分的进料加工和来料加工引入模型,将二者的本质差别设定为能否自主购买中间品,主要体现为从事不同的全球价值链环节,在此基础上研究了处于全球价值链不同环节企业的生产率状况和面临的融资约束状况;内生化供应商的贸易方式决策,并通过引入供应商的生产率异质性,考察生产率和融资约束对加工贸易企业从事不同贸易方式的作用;实证上基于中国工业企业数据库与海关贸易数据库的匹配数据,借鉴 Kee & Tang(2016)关于中国加工贸易企业层面的附加值衡量指标,以及学术界新近发展和普遍采用的融资约束衡量指标,提供了融资约束影响全球价值链地位提升的微观经验证据。文章发现,生产率和融资约束是加工贸易企业全球价值链地位提升的关键影响因素,并且“双措并举”能够发挥更好的效果,研究结论为加工贸易企业转型升级提供了创新性解决方案。

 

第二,创造性地从集群商业信用视角对中国“出口扩张奇迹”的微观原因进行了科学回答。相关成果发表在国内经济学领域最高学术期刊《经济研究》2017 年第 1 期。研究发现,在作用机制方面,集群商业信用通过缓解企业融资约束,不仅可以提高集群内部企业进入出口市场的概率,而且能够提高企业出口水平。从一定程度上基于集群商业信用视角解释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为何在金融市场长期不发达的情况下依然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出口扩张奇迹;证实了集群商业信用对企业出口的影响随企业所有制的不同而产生差异。由于国有企业主要依靠正规融资渠道获取资金,具备国家信用的国有企业可以更容易从银行获取贷款,外资企业主要依靠母国或母公司获得金融支持,而私营企业难以获取正规融资,因此集群商业信用主要影响私营企业的出口,而对国有企业和外资企业的影响程度较小或不显著。这可以解释在中国市场化改革进程中私营企业虽然相对于国有企业和外资企业更难以从正规融资渠道获取资金,但依然实现了出口快速扩张。研究结论为深入理解中国出口扩张奇迹提供了深刻启示。

 

第三,较早地将附加值贸易研究方法应用到国际收支领域,准确测算了中国附加值贸易顺差,深入剖析了汇率波动和 FDI 对附加值贸易顺差的作用机制,相关成果已于 2017 年11 月 6 日在线发表在国际知名 SSCI 期刊《The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Trade & Economic Development》。鉴于全球价值链背景下出口无法真实反映附加值情况,以往针对中国贸易顺差的研究不具备较大的参考价值。为反映全球价值链对传统统计方法带来的挑战,本文基于投入产出方法和世界投入产出数据库,借鉴附加值贸易最新方法测算出中国附加值贸易顺差并对其影响因素进行实证分析。研究发现,FDI 是中国贸易顺差的重要决定因素,而传统贸易数据会高估人民币汇率的作用。研究结论为科学认识中国贸易顺差具有宝贵借鉴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