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刘畅:《公共部门的强激励》

微信截图_20200116103745.png

作者:普林斯顿大学刘畅

毕业院校:北京大学

导师:周黎安

1


主要内容


本文基于中国的制度背景研究了强激励在公共部门的应用。

 

第一部分以“大跃进”时期全面实施的“四五八”粮食产量目标政策为例,研究了在新中国成立之初一项激进的强激励政策的短期和长期影响。“四五八”政策中按照地理位置分别给三个不同区域的县设定相应的粮食亩产量目标的做法为我们使用地理断点回归估计目标激励的因果效应提供了条件。我们发现,粮食亩产量目标越高的县在“大饥荒”期间的人口死亡率和超额死亡率越高。上述基本实证发现能够通过一系列更换模型设定和排除其他可能假说的稳健性检验。进一步的证据表明,这一严重后果极有可能是由高目标导致的粮食产量浮夸以及随之而来的高征购引起的。我们还探索了“四五八”政策的长期影响,受到该政策打击越严重的地区,用1982年和2010年人均受教育年限以及2005年自报健康人群比例度量的人力资本存量水平更低。

 

第二部分以1994-2001年间全国范围内开展的“两基”督导评估运动为例,研究了“行政发包制”下以“运动式治理”为载体的强激励可能产生的影响。实证研究结果表明,获得“两基达标县”称号的县人均财政性教育经费和农民人均负担的农村教育费附加平均分别降低了5%和17%。进一步的机制分析表明,“两基”达标后县级政府会削减教育支出占财政支出的比重用于增加行政支出和农业支出;无论是小学还是初中,生均财政性教育经费的减少都是由生均公用经费支出的降低所驱动的,生均人员经费没有出现明显的减少。获得“两基达标县”称号的县小学学龄儿童入学率和初中学龄儿童入学率平均分别将会降低约0.2%和1.2%。我们搜集了官方报告的小学学龄儿童入学率指标作为因变量,但没有发现其在处置前后存在系统性差异,因此地方政府极有可能存在数据造假的行为。分户口类型和分性别子样本的实证结果表明,城镇居民无论是小学还是初中的入学率在通过检查前后均未出现显著的差异,全样本的结果主要是由农村居民样本驱动的,女童受到的影响相比于男童更大。上述研究结论表明,以“运动式治理”为载体的目标激励将诱发地方政府采用“拼凑应对”的策略性行为,在强激励任务目标实现之后降低在该事项上的投入。


主要创新


本文在“行政发包制”理论的基本分析框架下研究了中国特色的政治激励中的一个基本元素:以设定目标为手段的强激励。本文从实证的角度研究了在中央和地方关系结构中使用目标强激励产生的影响。论文使用独特的县级数据,巧妙地利用了中国特殊的历史制度背景构造自然实验,研究了大跃进时期的“四五八”政策以及“两基督导评估”中的强激励可能产生的影响。

 

研究结论表明:1、“行政发包制”下以目标激励和“运动式治理”为主要载体的强激励是中国现代国家治理体系中自始至终存在的基本元素;2、当强激励中的任务目标超过了作为代理人的地方政府的实际能力,将会导致一系列意想不到的严重后果;3、中央政府在使用自上而下的强激励时,必须引入来自地方基层的监督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