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吴群锋:《开放、制度变迁与经济发展》

微信截图_20200116103745.png

作者:北京大学吴群锋

毕业院校:北京大学

导师:杨汝岱


主要内容:


本文基于企业层面的理论框架和实证数据模型,考察开放对中国经济发展的影响和贡献,并将制度及其变迁作为影响开放经济绩效的重要约束变量,揭示在开放条件下制度因素对经济发展作用及其机制。具体而言,本文考察了内部开放和对外开放两类开放形式,并分别考察了中国企业所有权制度、最低工资制度和出口目的地市场制度质量等细分制度的影响。本文的主要研究内容和结论是:

 

第一,本文利用中国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作为内部开放的自然实验冲击,讨论国内市场一体化对企业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方向及大小,并从企业所有制差异入手,讨论这一制度因素在对内开放过程中的异质性影响效应。一方面,大规模的国内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引起的国内市场一体化,总体上显著促进了中国企业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同时引起了资源从低效率企业向高效率企业、无比较优势行业向具有比较优势的行业转移,进而实现了国内资源优化配置。另一方面,国有企业由于存在高额补贴,因此国内市场一体化对国有企业生产率的促进效应更弱、价格加成下降效应更小。借鉴Donaldson & Hornbeck(2016),本文构建一个最新的市场可达性指标作为市场一体化的衡量指标,同时构建一个两地区国内贸易视角下,异质性企业展开古诺竞争的一般均衡理论模型,从理论上解释了国内市场一体化促进企业生产率提升、价格加成能力下降的机制过程,同时利用1998-2007年中国大规模高速公路建设所构建的交通数据库与中国工业企业数据库的匹配数据展开实证分析,检验基础设施建设引起的国内市场一体化的资源重配置影响作用,以及企业所有制制度在这一过程中的影响效应。本文结论表明,基础设施建设引起的国内市场一体化整体上促进了国内资源的有效配置,而企业所有制制度的改善则有助于进一步推进这一配置效率的改进。

 

第二,基于国内市场整合与强制性制度变迁的研究视角,本文考察制度性壁垒阻碍国内经济实现市场一体化、提高市场垄断水平的机制过程。强制性制度变迁是由政府法令推动的制度变迁。而最低工资由政府部门出台制定,嵌入了高于市场均衡水平的劳动力价格,事实上成为阻碍劳动力要素自由流动、实现要素市场一体化的制度性壁垒。最低工资上升时,会淘汰部分低效企业,在位企业的市场势力加强、价格加成上升。市场上其他制度壁垒和自然壁垒的存在,会保护企业的垄断势力,而最低工资上升对这种保护有“放大效应”。制度壁垒和自然壁垒较高时,市场进入不够活跃,进入门槛较高,有利在位企业提高产品价格加成。本文构建一个理论模型,考察最低工资对企业价格加成能力的影响,以及市场壁垒的“放大效应”,并利用2000-2007年城市层面最低工资数据和工业企业数据的合并数据展开实证分析进行验证。本文研究证明了在市场不完善条件下最低工资制度可能会造成垄断,阻碍国内市场实现一体化,进而损失社会福利。

 

第三,基于企业自生贸易网络体系的视角,本文实证验证了在企业对外出口贸易中,企业出口网络与目的地市场制度质量因素之间的替代关系,量化分析网络因素在企业对外出口贸易中的重要作用。对外出口开放中面临着国际市场上复杂的竞争环境,需要一定的制度质量支撑才能顺利展开。当开放所依赖的相关制度质量条件不足,企业必须通过其他途径进行替代补充。国际贸易的开展需要进行跨国契约缔结,而如果契约制度水平较低,那么网络所提供的环境和信息可以替代制度要素,缓解契约缔结执行风险,进而促进国际贸易的开展。在Chaney(2014)的理论基础上,本文构建一个企业自生贸易网络指标,引入到标准引力模型框架中研究网络对于企业出口行为的影响。本文实证证明对于制度质量更低的目的地市场和差异化程度更高的产品而言,企业自生贸易网络的出口促进效应更强,表明网络与制度之间存在替代关系。本文的研究为理解制度在对外出口贸易中的重要作用,从网络演进的研究视角提供了证据。 

 

主要创新:


第一,基于企业所有制制度这一制度因素,本文利用大规模国内基础设施建设作用冲击,构建最新的市场可达性指标对国内市场一体化进行度量,从竞争与市场规模扩大两个机制出发,全面考察国内市场一体化对企业绩效所产生的直接影响与间接效应,从理论和实证两个方面讨论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的异质性反应的原因与结果。已有文献较少从市场一体化视角讨论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全局影响,也很少有企业关注到企业所有制在市场一体化进程中的重要作用。本文发现:①随着国内市场一体化水平的提升,平均而言企业全要素生产率得到了显著的改善;②国内市场一体化引起的竞争加剧,导致资源在不同的企业、行业之间的资源重分配,对于竞争力越高的企业其生产率提升效应越强,而对于竞争力越低的企业其生产率则没有得到改善甚至可能下降;③国有企业在市场一体化进程中所获得的生产率改善幅度更小、价格加成能力下降更小,进一步加剧了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之间所存在的竞争优势不对等问题。本文首次构建了中国各城市的市场可达性指标,为交通基础设施相关领域的研究提供了新的切入点。既有文献指标缺乏对交通基础设施带来的直接和间接效应的综合衡量,而本文基于详实的地理信息数据估算出的交通运输成本和市场可达性指标,可以丰富这一领域的研究。本文发现交通运输成本下降带来的市场竞争效应,使得低效率的企业退出市场,同时资源也向具有竞争力的行业和企业转移和配置,在机制分析上对已有文献有重要的补充意义。中国的交通基础设施促进了市场一体化,市场竞争与市场扩大效应对行业和企业存在异质性影响,使得资源向更高效的行业和企业再配置。此外,本文为解决几乎所有涉及交通基础设施研究面临的内生性问题提供了一个较好的工具变量。

 

第二,基于最低工资变动这一由政府法令所引致的强制性制度变迁的视角,本文以企业垄断势力和价格加成能力为研究对象,分析研究了制度壁垒对国内市场竞争环境的影响。已有文献对最低工资规定影响的研究,多集中于对劳动者收入层面的研究,较少有文献从一般均衡的视角全面地研究最低工资制度对企业绩效的影响效应。相比而言,本文关注最低工资对企业价格加成能力的影响,在一般均衡框架之下,探究最低工资对企业垄断势力的影响。研究发现最低工资显著提高了在位企业的价格加成能力。制度壁垒的存在,会保护企业的垄断势力,而最低工资上升对这种保护有“放大效应”。制度壁垒较高时,市场进入不够活跃,进入门槛较高,有利在位企业提高产品价格加成。本文从理论上对最低工资如何影响企业价格加成的机制进行了讨论并做了较为详细的实证检验,这在文献上有一定的边际贡献。在政策应用方面,本文的研究表明,如果没有完善的市场机制尽量降低制度壁垒,活跃市场进入,调整最低工资要非常慎重,否则可能会造成垄断,损失社会福利;对于自然垄断的行业,也应该有合适的规制进行合理引导和规范。

 

第三,基于网络与制度因素之间的替代关系的视角,本文量化分析网络因素在企业对外出口贸易中的重要作用。已有文献关于网络对贸易的影响效应的研究,大部分集中于对企业外部网络(例如移民网络、社会网络等)的研究,很少有对企业自发设立的自生贸易网络展开研究。区别于各类外部网络,企业自生贸易网络分布是企业依靠自身已有出口经验,通过已建立出口关系向外进行信息搜寻的网络系统。本文构建一个企业自生贸易网络指标,引入到标准引力模型框架中研究网络对于企业出口行为的影响。本文实证证明对于制度质量更低的目的地市场和差异化程度更高的产品而言,企业自生贸易网络的出口促进效应更强,表明网络与制度之间存在替代关系。本文利用高度细化的海关数据构建的指标体系,从企业自生网络的视角提供了丰富的直接和间接经验证据,有利于从贸易网络角度深入理解企业的出口动态演变;通过将出口扩张、“虚拟距离”与企业自生网络相联系,丰富了传统引力模型的基本框架,扩展了传统引力模型的适用范围;基于制度质量与信息传播等渠道,本文从多个角度展开机制分析,对进一步厘清贸易网络对企业出口影响的具体途径有一定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