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俞峰:《中国高铁、贸易成本和企业出口研究》

微信截图_20200116103745.png

作者:北京科技大学俞峰

毕业院校:中央财经大学

导师:唐宜红


主要内容:


本文将中国从2008年开始启动的、史无前例的大型高铁建设项目视作一项准自然实验,基于贸易成本变动视角,旨在考察中国高铁对企业出口的影响及其机制。

 

从贸易成本变动视角为中国高铁开通对企业出口的影响及其作用机制提供了较为全面的诠释。

 

第一,关于高铁开通与贸易成本变动。我们通过构建简易模型从理论上分析高铁开通对企业出口的影响,发现高铁一方面能够通过促进高技能劳动力流动加强企业间关联,通过降低固定贸易成本促进企业出口;另一方面,高铁作为交通运输网络的重要组成部分,高铁通过释放铁路、高速公路的货运运能进而降低可变贸易成本促进企业出口。

 

第二,关于高铁开通与企业出口。基于2000-2011年企业微观面板数据的实证发现高铁开通对企业出口的影响为12.7%,提示当其他条件不变时,相比于未开通高铁城市,开通高铁城市的企业出口提高了12.7%。

 

第三,关于高铁开通影响企业出口的作用机制。我们发现大部分高铁出行旅客为商务出行,对其他运输方式货运量的影响都不显著,但是显著提高了城市市场准入,降低了面对面交流成本,使得企业能更快更好地获取复杂信息。高铁开通促进了企业出口扩展边际的增加;对资本或技术密集型行业、时间敏感性产品、东部地区企业、高铁直达港口城市的企业出口促进作用更大,高铁的出口效应范围为高铁站距离其所在城市中心30km的道路距离。企业异质性分析发现,非国有企业、外资企业、在位企业更能从高铁带来的贸易成本下降中获益。

 

第四,关于高铁开通与不同人群收入。高铁开通促进了建筑行业低技能劳动力的就业,但是加强了金融行业高技能劳动力向中心城市的集聚;流动人口、高受教育年限居民和城市居民均从高铁开通中获益。

 

全文共7章,采取理论研究与实证研究相结合,定性分析与定量分析相结合的研究方法,基于既往理论研究,通过建立科学的计量模型和利用规范有效的统计工具,来阐释高铁开通通过固定贸易成本变动,影响企业出口的内在机制。第一章导论,主要介绍了研究背景、研究目的、研究思路与方法,以及本研究的创新之处和不足。第二章文献综述,重点梳理了与本文研究内容密切相关的文献,包括交通基础设施与贸易的相关研究、高铁与贸易成本的相关研究和贸易成本与出口的相关研究,对高铁的经济效应、作用机制及研究结果进行分析。在对既往基础设施建设对贸易的影响、高铁经济效应评估、贸易成本对贸易的影响系统综述基础上,结合高铁的“客运专线”特点以及优劣势分析了高铁对贸易成本、企业出口的影响。第三章中国高铁、贸易成本与企业出口的理论研究,通过概述高铁的发展,通过对高铁规模、特点、优劣势分析为高铁影响企业出口机制奠定现实基础;构建简易机理模型,阐释高铁对可变贸易成本和固定贸易成本影响的理论机制,构建高铁开通对企业出口影响的研究框架。第四章中国高铁对企业出口的实证研究,利用匹配后的2000-2011年中国海关数据、工业企业数据、高铁数据和城市数据,将高铁在各个城市内的开通视作准自然实验的外生冲击,采用双重差分方法进行回归,采用事件分析法、PPML方法、Truncreg模型、安慰剂检验、不同样本窗口的亚组分析和独立样本数据验证等方法来检验回归结果的稳健性,借鉴Faber(2014)构建计算基于地理信息的“最小生成树”作为高铁的工具变量,来处理由于高铁布局非随机而导致的内生性问题。第五章中国高铁对企业出口影响的机制检验。通过统计各种交通方式的货运和客运情况、实证检验高铁开通对客运和货运的影响评估高铁带来的可变贸易成本改变;通过实证检验高铁对不同人群就业、迁移的影响,构造“市场准入”指标测算高铁带来的固定贸易成本变动。第六章中国高铁对企业出口的异质性分析,基于企业出口特征(二元边际、行业异质性、产品异质性)、高铁站选址、企业异质性和地区异质性视角,对高铁对企业出口影响的异质性进行细分讨论。第七章总结与展望,总结本文主要研究结果,给出对应的政策建议,并提出未来的研究方向。

  

主要创新:


第一,从贸易视角切入:本文是国内最早关注中国高铁对企业出口影响的研究之一,我们发现高铁开通使城市企业出口提高了12.7%,但是高铁的出口效应作用范围为高铁站距离城市中心的30km以内的道路距离,拓展了现有关于高铁的实证研究,为现实中各地区轰轰烈烈的“争路运动”到“高铁选址”热论的转变提供了理论依据。虽然高铁规划受政治、安全和施工能力等因素限制,高铁路线走向方面实际的自由度十分有限,但是鉴于高铁站相对城市中心位置对高铁经济效应的影响,未来高铁站布局是提高规划的科学性及增强高铁的福利效应的一个有效的优化改进方向。

 

第二,纳入地理信息作为工具变量解决内生性问题:本文借鉴了Faber(2014)为高速公路构建工具变量的逻辑,基于地理信息数据为高铁构建了工具变量——“最小生成树(Least Cost Path Spanning Tree Networks)”,来处理内生性问题,识别高铁对企业出口影响的因果关系,为今后的高铁相关研究提供了因果识别的方法。

 

第三,构建市场准入探究高铁对贸易成本和出口结构的影响:本文参考Donaldson & Hornbeck(2016)和Lin(2017),引入并计算“市场准入”指标作为贸易成本的代理变量,通过对贸易成本和企业出口结构分解发现高铁开通显著降低了固定贸易成本,对企业出口的扩展边际产生促进作用。据统计,1995-2005年中国的出口增长主要沿着集约边际实现,扩展边际占据比重很小,本文研究结果为我国企业出口结构的转型提示了一个发展契机。

 

第四,多维度异质性分析:高铁开通主要促进了企业出口扩展边际的增长,对资本或技术密集型行业、时间敏感性产品、东部地区城市和高铁直达港口的城市出口促进作用更大。在面对交通基础设施条件变化时,企业结合地区交通基础设施的发展调整企业选址是促进企业出口一个有效的优化改进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