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诸竹君:《中国出口企业加成率决定因素及动态演进:从低加成率陷阱向优质优价升级》

微信截图_20200116103745.png

作者:浙江工商大学诸竹君

毕业院校:浙江大学

导师:黄先海



1




主要内容:


入世以来,中国通过出口导向型发展模式获得了经济高速增长的“奇迹”。伴随出口增速显著放缓、高质量发展必要性日益突出,近期文献从关注出口的“量”转向“质”。但以出口企业盈利情况和市场势力为研究对象的文献还较为鲜见,上述可通过加成率加以刻画。本文旨在构建一个理论框架分析中国出口企业加成率的影响机制、决定因素和动态演进,这是对现有国际经济学实证研究的边际拓展和基于“中国事实”的现实研究。

 

第一,通过扩展 MO 模型建立了本文的基准模型,理论模型显示出口企业加成率并非是随生产率的线性关系,而是随生产率呈“U 型”曲线关系。即生产率较低的出口企业加成率低于相应生产率的不出口企业,只有当生产率超过门槛值时企业加成率才会与生产率呈现正相关关系。进一步,引入产品质量的影响,发现出口企业加成率决定因素是最优产品质量选择。研究发现出口企业面临“竞争加剧效应”和“质量升级效应”,存在正向“质量升级效应”门槛值,只有当企业跨越这一门槛值时才会选择“高质量、高价格、高加成率”的出口模式,反之会选择“低质量、低价格、低加成率”出口模式,从而引致出口企业“低加成率陷阱”。实证结果表明中国出口企业仅有约 25%越过这一门槛值,即大多数处于“低加成率陷阱”。

 

第二,基准模型通过全样本数据分析了“低加成率陷阱”,但忽略了可能的子样本异质性。通过纳入出口模式的扩展模型,本文提出企业加成率由生产率决定外,还受到“需求冲击效应”影响,需求冲击越大企业出口加成率水平越低。引入出口模式的动态扩展模型表明,出口企业在动态下面临“出口中学效应”和“需求冲击适应效应”,直接出口企业相比于间接出口企业具有更加显著的正向效应,面临出口市场竞争时,直接出口企业加成率水平显著提升,而间接出口企业加成率水平显著弱化,由于不同贸易模式造成了出口企业“低加成率陷阱”。

 

第三,在静态模型基础上,本文通过对企业加成率动态的研究,试图回答促使中国出口企业跨越“低加成率陷阱”的重要渠道,其中可能的路径之一是通过进口中间品。出乎理论预期的结果是中国进口中间品企业的加成率相对较低。本文通过纳入全球价值链的异质性企业贸易模型做出的理论解释是:中国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面临较强融资约束,更倾向于通过加工贸易进口中间品,而贸易分成决定于企业前置成本负担,融资约束较紧企业由于较少初始成本投入缺乏最终利润议价权,因此其贸易分成相对较少,加成率未能显著改善。

 

第四,除了通过进口中间品提升企业加成率外,产品创新也是动态改进企业加成率的重要路径之一。理论模型表明企业产品创新通过影响其出口产品质量作用于加成率,但产品质量对企业加成率的影响并不单调,而是呈现“U 型”曲线关系,只有当企业产品质量提升到一定程度时,创新才能提升出口企业加成率水平。实证研究结果显示总体上产品创新提升了出口企业加成率,在各个子样本中均存在显著正向效应,这证实了产品创新是中国出口企业动态提升加成率的重要路径,创新驱动战略从实证层面确实是提升我国出口企业竞争力的必由之路。

 

全文共 8 章,沿着“悖论提出——理论构建——实证分析——动态扩展——政策建议”的思路展开,以期在论证中国出口企业“低加成率陷阱”基础上,探究促进中国出口企业向“优质优价”升级的有效路径。

 

第 1 章是导论,介绍了研究背景与基本框架。根据 Melitz & Ottaviano(2008)模型(以下简称 MO 模型)的基本结果,生产率越高的企业其加成率水平就越高,理论研究表明外向型经济活动和产品创新能提升企业的生产率水平,因而自然的结果是:外向型企业的加成率水平应高于非外向型企业。已有文献从出口等角度探讨了企业加成率的决定因素(De Loecker & Warzynski,2012;Bellone et al.,2016),但是缺乏对企业加成率决定因素的系统性研究,相关问题未能形成统一的理论见解,更缺乏关于中国本土化视角的研究,无法回答中国企业能否通过外向型经济活动和产品创新提升加成率水平,进而推动贸易转型升级。

 

第 2 章是文献综述。分别从加成率的内涵及早期研究、加成率的测度方法、出口企业加成率的决定因素和有关中国出口企业加成率的前置研究进行了文献梳理。在此基础上,提出现有文献在理论模型和实证研究的局限性,论述了从微观层面基于中国现实经济背景下的可能扩展方向,并指明了从企业动态演进研究出口加成率问题是可能的创新方向。

 

第 3 章基于生产函数法提供了加成率的测算模型。借鉴 De Loecker & Warzynski(2012)、De Loecker et al.(2016),基于生产法(以下简称 DLW 法)测算中国工业企业加成率。本章首先介绍直接基于收入法的企业层面加成率测算方法;其次介绍根据中国工业企业产品产量数据,运用数量法测算企业—产品层面加成率的方法。本章在模型设定、约束条件、参数估计等方面对 DLW 法进行了适应性改进。

 

第 4 章基于扩展的 MO 模型揭示了出口企业加成率的决定机制,提供了中国出口企业低加成率陷阱的经验证据。从理论模型出发弥补现有文献基于一般逻辑框架推演的不足。在基准模型基础上,本章引入出口产品质量和出口模式等因素,进一步扩展了MO 模型,深化了对出口企业加成率问题的中国化理解。基于理论模型,本章通过工业企业数据和海关数据对理论命题进行了检验,一方面证实了中国确实存在“低加成率陷阱”,另一方面对可能的影响机制进行了充分检验。本章在全文中居于中枢地位,为以后各章提供了企业加成率数据和中国出口企业低加成率问题的特征性事实。

 

第 5 章基于进口中间品视角探讨了出口企业加成率的动态演进机理。本章衔接第 4章,在 Kasahara & Rodrigue(2008)的理论模型基础上从静态和动态视角研究进口中间品企业的加成率动态演进机制,深入探讨进口中间品对于破解“低加成率陷阱”的具体效应,寻找推动出口企业向“优质优价”转变的潜在突破口。在这一分析框架下,本章将企业全球价值链地位和融资约束等因素纳入,静态情形下分析了不同全球价值链地位和融资约束条件对进口中间品企业加成率的影响机制。基于上述理论分析结果,通过中国工业企业——海关匹配数据进行了实证检验,验证了静态和动态情形下的理论命题正确性。

 

第 6 章基于产品创新视角探讨了出口企业加成率的动态演进机理。本章从出口企业产品创新角度出发,考察产品创新行为对出口企业加成率的影响及其动态效应。其内在关联是:进口中间品更多表现为企业吸收国外先进的投入品,提升最终品质量,进而增强企业竞争力。产品创新则直接反映企业通过“破坏性创造”实现企业价值重构,增强企业竞争力的主动性行为,相比于进口中间品引入而言,产品创新行为反映了企业更高水平的竞争力提升路径。其能否成为出口企业跨越“低加成率陷阱”的关键路径是本章的研究重点。

 

第 7 章基于出口模式转换视角探讨了出口企业加成率的动态演进机理。根据 Das etal.(2007)、Aw et al.(2011)和 Ahn et al.(2011)模型的设定,将企业出口模式选择和出口动态效应引入 MO 模型,以此论证中国企业选择不同出口模式下加成率决定,并进一步探究不同出口模式可能对企业加成率动态的异质性影响及作用渠道。理论结果显示间接出口企业由于较弱的“出口中学效应”和“需求冲击适应效应”降低了其出口定价权和质量升级敏感性,因而不利于其长期市场势力提升。直接出口则表现出正向的加成率促进效应,该类企业加成率显著大于不出口企业。本章从出口行为动态出发,实证检 验了不同出口方式企业加成率的动态,考察出口模式转换是否是促进出口企业加成率改善的有效渠道之一。

 

第 8 章是结论与政策含义。提炼本文的核心观点,系统、全面地呈现理论和实证的学术边际贡献,提供促进中国出口企业向优质优价模式转变的政策含义。最后,总结现有研究不足,提供可能的研究方向,以供后续研究参考。

 

主要创新:

 

第一,理论层面,本文通过理论模型或者逻辑框架研究了开放条件下影响企业加成率的微观机理,在此基础上扩展了 MO 模型,深化了异质性企业贸易理论在市场势力和企业盈利水平方面的研究范畴。相关成果发表于国内经济学权威期刊《世界经济》2016年第 3 期,并被《中国社会科学文摘》全文转载。相比于 MO 模型基于发达经济体的理论结果,本文对发展中经济体的出口企业加成率进行了更为深入地探讨,加成率与企业生产率之间的关系并非是单调正向关系,而是存在局部的“U 型”曲线关系。解释了我国面临的出口企业“低加成率陷阱”现象。通过扩展 MO 模型,深化了对不同出口模式下企业加成率静态和动态效应的理解,研究发现直接出口企业可能通过“出口中学效应”和“需求冲击适应效应”两种渠道获得更大加成率动态效应。

 

第二,本文将 Kasahara & Rodrigue(2008)模型纳入异质性企业贸易理论,构建了一个可解释进口中间品对企业加成率影响的理论框架,表明进口中间品会提升企业加成率的水平。相关成果发表于国内经济学权威期刊《管理世界》2016 年第 7 期。实证结果说明中国企业存在违背理论结果的“低加成率之谜”。本文引入加工贸易,以中间品进口企业全球价值链地位对“低加成率之谜”进行了解释,并认为融资约束是造成企业内生选择较低全球价值链地位的重要原因。深化了对该谜题的理解,提供了破解该谜题的潜在路径。

 

第三,针对企业加成率提出了更为准确的测度模型。本文在DLW法基础上,充分考虑了中国经济的实际情况进行了适应性改进,进一步根据工业企业一海关匹配数据库测算企业出口产品层面加成率,拓展了有关中国出口企业加成率研究的范畴。从更细维度观察多产品企业加成率,更准确地加总企业加成率,为多产品出口企业在特定冲击下加成率变动提供实证研究方法。

 

第四,首次从出口企业盈利水平出发研究产品创新的福利效应,拓展了从微观层面研究产品创新与出口企业异质性的文献。相关研究发表于国内经济学知名期刊《世界经济》、《中国工业经济》等。本文建立理论模型为破解出口企业低加成率问题提供了思路。通过引入产品质量作为中间变量分析了产品创新影响企业市场势力的作用渠道,对我国推动“优进优出”贸易政策实施路径、优化产业政策、增强产品创新转化效率具有较强指导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