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首页 >> 学术动态学术动态
保罗·萨缪尔森:盖世无双的经济学家



有刺猬;有狐狸;也有保罗.萨缪尔森。


当然,我指的是Isaiah Berlin关于思想者之间的著名差别——狐狸是那些知识渊博之人,刺猬是那些洞悉某件大事之人。区分作为经济学思想者的保罗.萨缪尔森的东西使得他谁都不像,无论过去还是现在,因为他知道——并教会我们——许多大事。从来看没有经济学家有如此多重要的想法。


借助于谷歌学术的帮助,我列出了一些萨缪尔森的伟大思想。我说“一些”是因为我肯定这个列表并不完全。但是无论如何,此处列出了8个影响重大的洞见,其中每一个都引出了大量而持续的研究文献:


1显示性偏好20世纪30年代发生了一场消费者理论革命,因为除了边际效用递减,经济学家认识到更多有关消费者选择的知识。但正是萨缪尔森教会我们从简单的命题中推导出这些理论,而这个简单的命题就是人们所选择的东西肯定是他们觉得比那些能负担但未选择的东西更好一些。


2福利经济学:如何判别一种经济结果比另一种更好呢?在萨缪尔森来之前,这是一个模糊的概念,而且对于如何思考收入分配也很混乱。萨缪尔森教我们如何利用一个伦理观察家所使用的再分配概念来理解社会福利概念——也教我们在现实世界中该概念的缺陷,在现实世界中没有这样的观察家,再分配也不会发生。


3贸易利得:如何判别国际贸易有益呢?这个命题的限制有哪些呢?萨缪尔森对贸易利得的分析开启了这些研究,这项研究既借鉴了显示性偏好也借鉴了福利分析。至此,所有的分析——从BhagwatiJohnson的扭曲分析到Deardorff的广义比较优势概念——都是基于萨缪尔森的这一洞见。


4公共品:为什么有些商品和服务必须要政府提供?什么使得另一些商品适合于私人市场供给?这些都可追溯至萨缪尔森1954年的论文“公共支出的纯理论”。


5要素比例贸易理论:当我们谈论资源与比较优势时,当我们担心贸易对收入分配的影响时,我们都能从萨缪尔森1940s1950s的工作中找到来源。他接受了OhlinHeckscher模糊而混乱的想法,并将它们融入shape-edged模型,该模型定义了一代人的大部分贸易理论,而且在当代综合中仍保留了核心部分。


6汇率与国际收支平衡:一点个人经历:国际贸易领域的大多数人会在讨论汇率与国际收支平衡时失败;随着我有时候研究它,我开始意识到真正的贸易研究者把国际宏观当作是voodoo,而国际宏观研究者把贸易当做无聊且不重要的内容。但是当我读到Dornbusch, Fischer, andSamuelson (1977)关于李嘉图贸易的论文时我豁然开朗。


后来我知道萨缪尔森很早就领会到了这些问题,尽管DFS公式的整齐度肯定对此有帮助。他在1964年的论文中写到“贸易问题的理论注解”;“随着就业小于完全就业和净国民产出次优,有所颠覆重商主义的论据原来都是有效的。”他继续在他的最新版本经济学课本的附录中提醒注意,“指出了对于自由贸易辩护来说真正的问题是由于高估引起的”。当然,解决方案就是终结价值高估而不是限制贸易;萨缪尔森认为好的宏观政策是好的微观政策的前提条件。


7世代交叠:萨缪尔森1958年有关借贷的世代交叠模型是思考社会保障到家庭债务的框架。很难想象宏观经济学没有它是什么样子。


8随机游走金融理论:萨缪尔森对前看投资者的证明暗含着随机波动价格是许多现代金融理论的起始点。


正如我所说,肯定还有更多的思想。但是,注意上面的任意想法都足以让萨缪尔森成为伟大的经济学家。无人能做到这么多。


那么,他是如何做到的呢?当然,他肯定比其他人要聪明。但是我认为还有两个方面是促使萨缪尔森如此聪慧的重要原因。


第一方面的因素是他的玩闹。读读萨缪尔森的研究,你们可能就知道他不是那种坐下来写严肃学术论文的人,而是开玩笑式的论述许多想法。有时这种玩闹也会带来启发。看看他在世代交叠模型论文中的注释9,他写道:“Surely,no sentence beginning with the word ‘surely’ can validly contain a questionmark at its end? However, one paradox is enough for one article……”这对我来说很清楚,萨缪尔森的玩闹解放了他的想象力,并激发了他的创造力。


与此同时,萨缪尔森总是以现实为基础。不像象牙塔的研究者,他对事件与政策及其感兴趣,参与市场活动,并且从来不让他的理论枉顾事实。


这些最终把我带入了萨缪尔森对经济政策制定的伟大贡献——凯恩斯主义综合。萨缪尔森是一个大衰退时期的出生儿——他出生的年代充斥着大量失业。他的课本把凯恩斯主义思想介绍给了广大的观众。他重来没有忘记市场会严重失灵。那么,关于市场优点的经济理论要如何用于现实世界呢?


萨缪尔森的答案是首先要考虑好的宏观政策。货币和财政政策要被用于确保充分就业。汇率要调整到能保证竞争力。然后,市场的优势才能发挥作用。


然而,这一启示被许多经济学家所遗忘,因为他们沉浸于完美市场的精致数学之中。但是,萨缪尔森的现实主义——他认为市场很好,但需要政府行动的支持——从来都没有比现在更有用。


因此让我们赞颂保罗.安东尼.萨缪尔森吧,这位无与伦比的“家伙”。他必将成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人。



本文是保罗.克鲁格曼(2008年诺奖得住)回顾萨缪尔森的生平与职业生涯的短文。原文发表于2009年12月的VoxEU.org上,本译文只是用于学术交流之用,版权归属原作者和VoxEU所有。

译者:许文立;许坤

文章转载自:【宏观经济研学会】公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