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首页 >> 学术交流 >>  学术文章汇总学术文章汇总
“近代以来中国经济学构建的探索与实践研究”研讨会

微信截图_20180502162604.png




2018年3月19日上午,由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经济史学系系主任、中国经济思想史学会副会长程霖教授主持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近代以来中国经济学构建的探索与实践研究”开题研讨会在上海召开。深圳大学党委副书记、深圳大学中国经济特区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经济思想史学会副会长陶一桃教授,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田国强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中国经济史学会会长魏明孔,《经济研究》常务副主编郑红亮研究员,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经济思想史研究室主任钟祥财研究员,上海财经大学政治经济学系主任马艳教授等专家应邀与会,并展开了热烈讨论。现将会议研讨内容作一综述。



1

中国经济学构建不仅是当代命题也是历史命题


2015年11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以“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与方法论”为主题的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八次集体学习时指出:“要立足我国国情和我国发展实践,揭示新特点新规律,提炼和总结我国经济发展实践的规律性成果,把实践经验上升为系统化的经济学说,不断开拓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这使得中国经济学理论体系的构建问题成为近年来学界广泛关注与呼吁的理论热潮。


程霖在对该重大课题进行介绍时表示,自近代以来中国经济学构建先后经历了20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和进入新世纪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的三次理论高潮。可见,中国经济学构建是一项中国经济学人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为祈愿而致力开拓的百年命题,是中国经济学人的崇高愿望,是中国经济学界长期未竟的大业。对其进行深入研究,不仅可全面深刻揭示近代以来中国经济思想发展演变的轨迹和主要特征,还可通过总结历史经验为当下中国经济学理论体系构建提供宝贵的理论资源与思想积淀。


正确的研究结论和政策建议的得出,离不开科学的研究方法的支撑。程霖表示,该课题注重采用经济理论、历史比较与量化分析相结合的研究方法,以动态史观和整体史观挖掘梳理近代以来中国社会经济发展与中国经济学构建关联互动的历史变迁路径、机制、特点。通过横向与纵向、定性与定量、理论与应用等不同维度的比较分析,对近代以来中国经济学构建的逻辑机理、演化路径和发展脉络进行贯通研究。钟祥财亦表示,中国经济学构建到今天依然在争论要不要建,肯定有其没有解决的问题。他认为,根源在于方法论的问题,如何在个体主义和整体主义方法论之间取得良好平衡,并对中国的发展有一个很好的解释,是中国经济学构建的一个关键。



2

中国经济学构建需正确处理特殊性和一般性


人类社会的经济活动和经济行为具有较强的共通性,中国经济学的构建应是建基于一个可通约的研究分析框架和规范的学术话语系统之上的,从而应该具有一般性和包容性。田国强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定义角度认为,凡从中国国情(特别是认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这是必须承认的客观事实)出发,并以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为指导(也就是实事求是,存在决定意识),采用规范分析框架和研究方法进行严谨内在逻辑的推理和论证来研究上层建筑(国家、体制、制度及其改革)与经济发展关系等方面的问题,都属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范畴。这可形成最大公约数,国内外众多研究中国改革发展及其体制转型方面的学术成果都可以纳入这一学科体系,从而增强政治经济学科的包容性和生命力,助推政治经济学的中国学派的构建。


与此同时,绵延深厚、内涵丰富的中国传统经济思想,以及新中国尤其是改革开放之后的经济发展实践,也蕴含着很大程度的独特性。魏明孔表示,尽管中国经济学的发展受到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和西方经济学的传入、应用的影响,但是也不能忽视中国本土哲学对于中国经济学构建的基础作用和影响,这就有了中国的特殊性在里面。进入新时代,也要求我们对于中国传统文化、传统经济思想给予更多的关注。钟祥财强调,现在讲中国经济学的一个问题,恰恰就是怎么解释中国的发展,并且如果解释好了,可以为中国未来的发展,整个人类未来发展提供一个新的经济学的理论。


郑洪亮认为,中国经济学的概念里面包含着中国特色的元素,但这里面有一个特殊性和一般性的关系处理问题,不能互相否定。他指出,中国经济学要以解决中国经济问题,并推动中国经济发展为宗旨。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实践,里面有大量的理论创新,但它可能还不成系统。构建中国经济学体系,很多“砖头”就可以从实践源头中来。但是,在学科层面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政治经济学和西方经济学应该起到相互补充的作用,不能动不动说西化。



3

中国经济学构建研究要尊重史实和厘清逻辑


一个民族在创造财富的同时,必然会产生创造财富的思想,从这个意义来讲,对近代以来中国经济思想体系的构建的研究,是对一个民族智慧的发掘和梳理。陶一桃充分肯定了课题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同时也指出,中国经济学构建从跨度来讲,经过了民国经济时期,传统的计划经济时期和现在改革开放三个不同的历史时期,它不是顺其自然的沿着历史和逻辑相统一发展过来,就给研究者提出一个挑战。郑红亮则认为,从经济思想史发展的角度,去探讨以往构建中国经济学的争论点、难点、重点在哪里,为什么现在没构建出来,哪些因素造成这个局面,将这些问题梳理清楚,到最后大家怎么来构建,就是水到渠成的。


由于课题的研究时段强调自近代以来的贯通性,有专家提出贯通性可能存在一个问题,有些阶段、有些方面比较敏感,那么回避还是不回避?魏明孔主张不回避,既要总结经验,也要总结教训。他认为,学历史的人,应该善用古人的智慧和今人的智慧,力所能及将全貌反映出来,使得这个课题更加完备,更加完整。陶一桃也指出,尊重历史这是最基本的前提,要尊重历史本身,研究既要有意识形态意识,有的研究又要去意识形态化,只有这样的研究才使我们研究具有科学性,因为最后落脚点是构建经济学这样一个体系,一定要经得起历史和时代的考验。并且,如果真正能够从理论上很理性地、从学术上很智慧地把中国经济学构建的内在逻辑说清楚的话,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贡献。


结合马克思主义经济思想史研究的体会,马艳也提出,经济思想溯源需要厘清思想的发展线索是什么,内在逻辑是什么,从而需要一个好的研究框架。一是主线非常重要,从近代到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有没有一条贯穿的主线。二是官方和学界经济思想的互动如何处理,二者相互呼应相互补充,互为源泉。实际上这个过程挺有意思,又融为一体,整理过程中确实有横向的这样一个过程。三是体系的问题。现在其实我们实际上还没有一个很好的公认的体系。这里,要找到的问题,就是逻辑的起点在哪儿,接下来逻辑主线是什么,然后才有逻辑框架。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校长、中国经济思想史学会会长邹进文教授,《中国经济史研究》主编、中国经济思想史学会秘书长、副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魏众研究员,中国经济思想史学会副会长、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马涛教授,上海财经大学王昉教授等专家参加了本次研讨会,并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大家在热烈的学术氛围中围绕后续研究的开展和推进形成了诸多共识。



本文发表于近期出版的《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学术话语体系创新通讯》。

供稿:上海财经大学高等研究院助理研究员陈旭东

转载自: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

原来源: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