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首页 >> 学术交流 >>  学术文章汇总学术文章汇总
刘国光:我的经济学探索之路

刘国光,1923年生人,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当代中国最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之一。本文系刘国光先生于2012年自述的治学生涯回忆,摘自“学术名家自述《刘国光》,限于篇幅,有所删减。

 


走上经济学求索之路,是我自己的选择,但仔细想想,却应该说是时代引导了我的人生之路。



求学生涯


1941年高中毕业投考大学时,父亲希望我学理工科,成为一个工程师。但我却选择了经济学,考取了西南联大经济系。我生长在我们国家危难的时期,1923年11月23日出生于江苏省南京市,考进江宁中学时正是“一二· 九”运动爆发的1935年,抗日救国浪潮已在全国兴起,1936年日本帝国主义以成都事件为借口,派军舰横闯长江,炮轰长江沿岸各大城市,我和同学们义愤填膺,上街游行示威。流亡重庆后,进入国立第二中学。高中时,读了一些进步书籍,也通读了郭大力、王亚南翻译的《资本论》第1卷,逐渐形成了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理论的兴趣和信仰。在西南联大学习了5年,毕业论文是《地租理论纵览》。1946年从云南昆明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经济系毕业后,考取了清华大学经济系的研究生,但因家庭经济状况难以维持学业,由导师荐举到天津南开大学经济系任助教。1948年9月转到南京“中央研究院”社会研究所任助理研究员。

1946年5月,西南联大经济系46级话别会的师生在昆明留影,前排左二为刘国光

 


初尝经济研究所工作


新中国成立后,1950年春,我被选拔到华北人民革命大学政治研究院学习。1951夏天又被选拔到苏联留学,分配到莫斯科国立经济学院。由于考虑到祖国进入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国民经济平衡问题是亟需妥善解决的一个基本问题,学位论文选的是《论物资平衡在国民经济平衡中的作用》。1955年毕业回国后,我进入中国科学院(后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从事研究工作。我接受的第一项工作是协助苏联专家进行为加强我国企业财务的计划管理而建立流动资金定额管理制度的调查研究。工矿企业资金定额管理制度的普遍建立,是推动我国企业实现经济核算制的重要一步。

 

青年时代的刘国光


1957年,我国著名经济学家、老一代革命家孙冶方到经济研究所任所长,他特别强调和重视理论密切联系实际,致力于为我国经济建设和发展开拓一条理论联系实际的经济学研究之路。我到经济所开始的从计算与统计国民经济的各项指标来研究社会主义经济运转的各种工作,使我走上了从实际出发来研究社会主义经济的管理体制和机制的学术出发点和道路。

 

1958年,经济所建立综合平衡组(即后来的宏观经济研究室),杨坚白任组长,我和董辅礽担任副组长。1961~1964年,我曾致力于社会主义再生产问题、发展速度与比例问题、积累与消费问题和固定资产再生产等问题的研究,在长期研究马克思的再生产理论过程中,形成了一套比较完整的看法,发表了一系列文章。之后,我又思考和提出了综合平衡与经济体制的关系问题,认为传统体制不利于综合平衡,不进行经济体制改革,就不能实现经济的稳定增长。1980年,我撰写了《马克思关于社会再生产的原理及其在生活中经济中的应用》《对我国国民经济发展速度和比例关系问题的探讨》《关于速度问题和积累问题的一点看法》等文章。



出国考察


我国历史性的改革开放,使我的经济学研究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改革中提出的一系列新问题,要求我们抓紧研究和思考,这一时期是我的思想进展较快的时期,应该说,是时代推动我在经济学探索的道路上不断前行。

 

改革开放初期,我有幸参加了一些出访考察。1982年,我与国家计委柳随年、郑力受国务院派遣,到苏联做中苏论战以来的首次学术访问,考察其经济管理制度及其改革情况,以期寻找到一些可以借鉴的经验教训来推进我国的改革开放步伐。考察回国后,我们向中央领导同志作了汇报。苏联当时的经济管理体制,虽然经过了时间不短的几次有快有慢、有进有退的改革,但进展并不大。我认为,从苏联经济体制的整体情况来看,特别是在微观经济的管理方面,弊病还是很多的,不能解决传统经济体制中的那些老大难问题。苏联的体制如果不进行根本的改革,继续前进就会遇到困难。


所以,从整体上看,苏联经济体制不能成为我们经济体制改革的方向和模式。我们应该总结自己的经验,摸索自己的道路。我们的改革有些已经突破了苏联传统体制的做法,我们应该坚持自己的改革方向,不能像苏联那样步履蹒跚,走走停停。



提出经济改革新概念


为了实现改革的稳健发展,不仅要注意改革与发展的相互依存,而且要注重能为改革提供支持的良好经济环境。从这一角度,我提出了一个社会主义的“有限买方市场”概念。因为要想推进经济体制改革的步伐,非常重要的一条,就是要给它创设必不可少的外部环境,这就是买方市场,使社会生产大于社会的直接需要,使商品供给大于有支付能力的需求,从而建立一个消费者或买方的市场,这是正常开展市场调节的一个前提条件。买方市场问题不单是一个商业问题,而且是国民经济综合平衡的一个战略问题,一个宏观决策的问题,一个走出一条新的发展路子的问题。

 

我国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为方向的历史性改革,对于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正如邓小平所说,这场改革是一场新的革命,是一场大试验。改革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我国经济社会的面貌发生了历史性的变革。但是,我们也必须看到,苏东剧变后,国际上新自由主义思潮甚嚣尘上。由于事关我国改革和发展的方向,作为一位改革开放的坚定推动者和维护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在我国改革和发展的关键时期,我觉得应该提出自己的批评意见,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目标,捍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



人生感言 


我信奉的重要人生格言是“正直的经济学人应有的良心是不能丢弃的”;我坚守的学术目标是“为劳动人民服务”;我赞赏的学风是“把前人的东西钻研好,在掌握正确方向的基础上调查研究,不能人云亦云,要有独立的思想”。我虽然已经年近九十,但只要我的人生之路还在延续,我的经济学探索之路就不会停止,我所信守的这些信念就不会放弃。从我走上经济学探索之路起,我就希望我们国家日益强大,人民生活日益富裕和幸福。我坚信,通过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成功构建,一定可以实现我的这一心愿,这当然也是全国人民的心愿。



学术名家自述”系列《刘国光》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7年11月出版

 


来源:转载自【社科期刊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