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许家云

[许家云]

QQ截图20171128135036.jpg


  • 毕业院校

南开大学


  • 现所在单位

清华大学


  • 指导老师

佟家栋(南开大学副校长/教授)


  • 获奖论文

《人民币汇率与中国制造业出口企业行为研究——基于企业异质性视角的理论与实证分析》

The Study of RMB Exchange Rate and Chinese Manufacturing Export Enterprises’ ActivityTheory and Evidence in View of Firm Heterogeneity


  • 论文获奖情况

1. 南开大学,2016年南开大学优秀博士学位论文,2016年12月

2. 南开大学,发表在《管理世界》2015年第2期的论文《人民币汇率变动、产品排序与多产品企业的出口行为:以中国制造业企业为例》获得南开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2016年7月

3. 安子介国际贸易研究奖励金委员会,发表在《经济研究》2016年第1期的论文《中间品贸易自由化与制造业就业变动——来自中国加入WTO的微观证据》获得第十九届“安子介国际贸易研究奖”优秀论文三等奖,2016年12月


  • 论文引用或被采纳情况

1.博士论文核心部分“人民币汇率变动、产品排序与多产品企业的出口行为:以中国制造业企业为例”(发表于《管理世界》2015年第2期)被人大复印资料《国际贸易研究》2015年第4期全文转载。同时入选《世界经济年鉴》2016卷 国际金融学十佳中文论文TOP10。


2.博士论文核心部分“人民币汇率、产品质量与企业出口行为:中国制造业企业层面的实证研究”(发表于《金融研究》2015年第3期),被CNKI引用3次;


3.博士论文核心部分“人民币汇率与企业生产率变动:来自中国的经验证据”(发表于《金融研究》2015年第10期),被CNKI引用3次;


4.代表作“中间品贸易自由化与制造业就业变动:来自中国加入WTO的微观证据”(发表在《经济研究》2016年第1期),人大复印资料《国际贸易研究》2016年第5期全文转载。同时被CNKI引用2次;


5.代表作“国际智力回流的技术扩散效应研究——基于中国地区差异及门槛回归的实证分析” (发表在《经济学(季刊)》2011年第3期),被CNKI引用97次;


6.代表作“政府补贴、治理环境与中国企业生存”(发表在《世界经济》2016年第2期),被《新华文摘》2016年第11期“管理”栏目长篇转载。


7.代表作“中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是否促进了企业创新”(发表在《世界经济》2014年第8期)入选《世界经济年鉴》2015卷 国际投资学2014年最佳中文论文TOP10。


  • 论文内容自述

1. 主要内容与观点

 

作为学术界和政策层关注的焦点,人民币汇率变动会对全球贸易、投资及各国的经济发展带来深刻影响。在当前全球失衡和中美贸易巨额顺差的背景下,以Krugman为代表的一批学者甚至将人民币汇率低估作为全球失衡的关键诱因,2008年金融危机后人民币升值的呼声更是变得异常高涨(Krugman,2010;Bergsten,2010)。据国际清算银行(BIS)统计,1994-2012年人民币的名义和实际有效汇率升值幅度分别达到64.31%和42.49%。其中,我国于2005年7月21日实施了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具体地: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通过计算汇率的合理均衡水平,汇改当天人民币对美元升值了2%,截止到2012年,人民币对美元实际有效汇率累计升值幅度已经超过31%。

 

本文在此背景下全面系统地考察人民币汇率变动对中国制造业出口企业的微观影响,分别从出口企业生产率、企业出口的动态变化、多产品企业的出口行为以及企业的出口产品质量等四个方面展开研究。通过理论和经验分析,本文得到的结论主要有:

 

(1)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升值对制造业出口企业生产率的净效应为正,其通过企业资本劳动要素配置效应、企业选择效应、规模经济效应以及人力资本提升效应对制造业出口企业的生产率提升产生了积极影响,并且上述结论在考虑了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的内生性等问题之后依然稳健;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变动对出口企业生产率的影响,因企业是否为纯出口企业、贸易方式、技术水平和所有制的不同而具有显著的异质性;作为人民币汇率影响企业生产率的制约因素,若企业融资能力越强,人民币汇率升值对出口企业生产率的积极影响越大。

 

(2)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升值对中国工业企业的出口决策、出口价格、出口数量和出口额均具有显著的抑制作用,并且从标准化系数来看,其对出口价格、出口数量和出口额的影响相对较大。这说明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升值对中国出口贸易的影响更多体现在集约边际,而不是扩展边际;另外,人民币汇率变动对不同特征企业的出口行为具有显著的异质性影响;最后,通过采用离散时间生存分析模型的研究还发现,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升值显著缩短了企业出口的持续时间。这在一定程度上丰富了对人民币汇率变动和企业出口关系研究的文献,为客观评估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对企业出口的影响提供了微观层面上的依据。

 

(3)人民币实际汇率升值,企业出口价格下降,出口数量减少,且该效应因企业生产率和产品在多产品企业中地位的提高而显著增强;生存分析表明,人民币实际汇率升值有助于延长核心产品的出口持续期,但却缩短了非核心产品的出口持续期;人民币实际汇率升值缩小了企业的出口产品范围,并且提高了企业出口产品的集中度,即人民币升值使企业集中出口核心产品,加速了企业出口产品之间的优胜劣汰,长远来讲有益于提升中国企业的出口产品竞争力。

 

4)人民币升值促进了企业出口产品质量的提升,但是该效应因企业生产率水平、融资约束、所有制和贸易方式的不同而具有显著的异质性;通过对出口贸易进行分解,我们发现人民币升值有利于新进入企业的产品质量提升,但不利于退出企业;人民币升值有利于新进入产品的质量提升,不利于退出产品,并且对持续存在的产品质量提高具有积极影响;此外,相比于内资企业,外资企业的质量提高更快;通过引入生存分析模型的研究表明,人民币升值显著缩短了出口低质量产品的企业的出口持续期,但却可以延长出口高质量产品的企业的出口持续期。本章从微观层面证实了人民币升值有益于提升企业产品质量的论断,对我国继续实施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以推动外贸产品结构升级具有重要的政策含义。

 

 

2. 主要创新和学术价值

 

本文在异质性企业贸易理论的框架下,通过将人民币汇率和出口问题的研究进一步细化到微观企业的层面,试图全面系统地考察人民币汇率变动与企业出口行为之间的关系,并以此揭示出人民币汇率变动对中国制造业出口企业的微观影响。本文的主要创新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 在理论方面,本文分析人民币汇率变动对出口企业或者多产品出口企业的影响是建立在严密的逻辑推演和数理模型构建的基础之上的,并在此基础上提出待检验的理论假说。本文在Baldwin(2005)、Mayer等(2011)以及Berman等(2012)的企业异质性理论的基础上,进一步将汇率变动内生化,并且将企业的异质性特征从单纯的企业生产率拓展为企业生产率、企业规模以及企业融资约束等多个维度,从而不但可以分析人民币汇率变动对企业出口行为以及企业内部不同产品之间的资源重置的作用,而且还能够深入分析人民币汇率变动对企业出口动态、企业出口产品质量等的影响机制,从而极大地丰富和扩展了关于汇率变动与异质性企业贸易的相关理论研究视角。

 

2. 人民币汇率指标的构建方面,本文对2000—2007年工业企业数据和海关数据进行样本匹配,测算企业层面的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指标,从而更为准确地考察汇率变动对异质性企业出口行为的影响。以往关于人民币汇率与贸易的研究大多集中于考察人民币双边汇率对我国贸易的宏观效应,而以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为视角综合研究其变动和出口企业行为的论文非常少。所以本文角度新颖,并有着较强的现实意义。

 

3. 在计量方法上,本文综合考虑了人民币汇率变动的内生性问题,并尝试构造相应的工具变量进行两阶段最小二乘法(2SLS)或基于工具变量的Heckman估计,以纠正采用普通Probit方法和普通最小二乘法(OLS)进行分析所可能产生的偏差问题,从而可以提高研究结论的准确性。

 

4. 在研究人民币汇率变动对出口企业生产率的影响问题时,考虑到中国在2001年加入WTO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实际,我们修正了Olley和Pakes(1996)测算企业全要素生产率的方法,有效地解决同步偏差和选择性偏差问题,最终可以提高企业层面生产率测算的准确度。另外,本文利用微观企业数据详细考察了人民币汇率变动对出口企业生产率影响的作用机制:企业资本劳动要素配置效应、企业选择效应、规模经济效应以及人力资本提升效应,从而深化了我们对这一问题的认识。

 

5. 本文或许是国内首个采用工业企业微观数据和高度细化的海关数据全面、细致地考察人民币汇率变动与出口企业生产率和出口产品质量影响的研究,通过借助Hallak和Schott(2011)等测算出口品质的方法以及Tang和Zhang(2012)对出口企业贸易增长的分解技术,在企业层面考察了人民币汇率变动对出口企业及其出口产品的进入、退出行为的影响,并通过实证分析揭示了人民币升值对于企业出口质量提高和价值链升级不是压力,而是动力的事实。

 

6. 在研究人民币汇率变动与企业出口动态时,本文不仅采用Probit模型分析了人民币汇率变动对企业出口决策的影响,而且还在考虑企业出口产品质量和多产品企业出口产品结构等因素的条件下,采用生存分析方法考察人民币汇率变动对企业出口持续时间的影响。当前国内尚没有文献就上述问题使用微观企业数据进行类似分析,本文尝试填补该领域文献的空缺,更为重要的是可以提供源自发展中贸易大国的经验证据。

 

本文研究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首先,从理论意义上来看:①Mayer等(2011)在异质性企业贸易理论的基础上将分析的主题扩展到了多产品企业的视角,而Berman等(2012)在企业异质性的框架下将汇率因素纳入了理论分析的范畴,本文在上述理论框架的基础上进一步将汇率因素和多产品企业的出口行为纳入统一框架,将企业异质性拓展为企业生产率、企业规模等多个维度,并且将分析的视角扩展到企业内部不同产品之间的异质性,不仅考察了汇率变动对企业生产率、出口动态的影响,而且还深入分析了人民币汇率变动对企业内部不同出口产品之间的资源配置及出口产品质量的影响,因此在很大程度上丰富和拓展了关于汇率变动与出口企业行为的相关研究视角。②受微观企业数据可获得性的限制,目前对异质性企业贸易理论的经验研究主要是针对发达国家,而以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以中国这样一个转型经济体为对象的研究还不多见。本文则在异质性企业贸易理论的框架下,深入检验人民币汇率变动对企业出口行为的影响,极大地扩展和丰富了异质性企业贸易理论的经验研究文献,特别是提供了来自转型经济体的经验证据。

 

其次,从现实意义来看:①自2005年7月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至今已有十年之多,与此同时人民币名义和实际汇率持续升值,那么这对中国制造业出口企业生产率、出口动态、企业内部出口结构及出口产品质量究竟产生了怎样的影响?对这一系列问题的回答有助于丰富对人民币汇率变动和出口企业行为的相关研究,为回答和评估人民币汇率机制改革对中国制造业出口企业的作用提供来自微观企业的证据。②本文采用大型微观企业数据,通过严谨的定量分析得到了较为可靠的研究结论,这为如何提高中国制造业企业的生产绩效和出口竞争力具有重要的政策参考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