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Christopher A. Sims

QQ截图20171127112615.jpg


致谢陈晓红女士和邹至庄先生

克里斯托弗·西姆斯

 

我很荣幸也很高兴能为陈晓红教授和邹至庄教授对经济学的贡献致上几句感激之辞。他们二人都是我的老友并且对我主要的研究兴趣领域之一——计量经济学,做出了许多贡献。

 

就像几乎所有的经济学研究生那样,我是在第一堂计量经济学课上,开始接触到邹教授的研究成果。在那堂课上我了解了邹氏检验:即检验两个样本中回归系数的相等性。邹氏检验从过去一直到现在仍是一个标准且必不可少的工具。邹教授的多数研究尽管很技术而且包含许多数学模型,然而这些研究是由实证研究中遇到的问题或是由政策制定者所激发的。邹氏检验在衡量预测模型的稳定性方面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工具。作为建模的一部分,这一模型在测评不同区域或历史时期是否需要不同的模型时也是必不可少的。

 

在邹教授职业生涯的初期,他从事汽车需求方面的研究,同时为研究当时的联立方程计量经济学模型的要素建立一套标准。他对这些模型的计量经济学理论发展也做出了重要贡献。他很早便预见到了这些工控理论可以成功地应用于这些模型。发生在宏观经济学领域的理性预期革命,在部分程度上,是一种对把控制论应用于这些模型的行为的批判。至庄在有关理性预期的争辩中发出怀疑的声音,同时也对理性预期的方法论发展做出了贡献。

 

在他职业生涯的后期,他的论著及研究活动逐渐地转向适用于中国大陆及台湾的经济政策和经济模型。在对中国经济的研究方面,他是一位带头人。

 

或许,邹教授职业生涯最显著的一面在于他一直以来良好的公民身份。多年来,邹教授一直是普林斯顿大学经济系的忠实一员。作为名誉教授,虽已荣休,他依旧参与并支持系里关于计量经济学和宏观经济群的研究。

                                            

当然,他的公民责任感的另一方面在于他对中国经济发展的兴趣与自豪感,以及为之做出的贡献。

 

陈晓红女士是一位精力充沛并且富又创造力的学者,对不同领域的计量经济学方法论发展做出贡献。自2014年以来,她与二十多位学者合著过论文,这反映了她兴趣之广泛以及受同事尊重之高。

 

由于计算机运算能力的增强,经济学家开始使用更为复杂的模型和计算上更为精准的方法对数据进行估算。在推动计量经济学理论及方法,保持其与时俱进能力的顶尖贡献者中,陈女士便是其中之一。过去,计量经济学教科书以这样一种方式撰写,似乎“经济理论”可以为计量经济学家展现这样一种模型,在这种模型中,只有少量描绘数据分布特征的未知参数。在现实当中,这却是不切实际的。近年来,陈晓红女士已成为参数和半参数模型发展研究方面的带头人。陈女士研究的这些模型使这种论断,即“一串有限的未知参数无法充分地描绘我们对于模型的不确定性”,成为可能。这些模型理论复杂,令人生畏,但在实际应用工作中却很重要。陈教授的一些研究采用“筛分估计”的方法,我们可以认为这样的研究描绘出了许多应用工作进行的方法:即对拥有有限参数的模型进行预估,但同时构建一个系统的计划。在这一计划中,如果更小的模型不合适,或是数据充足到可以使更加精准的模型合理化,我们可以考虑将模型扩大。

 

陈晓红女士的研究工作处在当今计量经济学理论研究的前沿,然而却始终保持着对实际应用工作当中出现的问题的关注。像邹教授一样,她是这一领域真正的带头人。

 

至庄和晓红尽管在许多方面都有所不同,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征,作为他们的同事,这一特征对我很是重要。他们都非常幽默并且随时做好了思维碰撞的准备。


在他们获得中国经济学奖的这一刻,我谨向他们二位致以祝贺!

 

普林斯顿大学经济系

克里斯托弗·西姆斯

 

 

◆◆◆转载须注明来源: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