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Dwight H. Perkins

邹教授,很高兴能够通过视频的方式和你交流。很想与你在十一月相聚北京,可惜,我确实是分身无暇。获此项经济学奖,实属幸事。你也是当之无愧。

 

我想关注你的人都知道,最近你在国外,包括美国,也获得了各种荣誉。最近,你被评为美国经济协会杰出院士,这是对你工作的极大肯定,也是所有通过“邹氏检验”等熟知你的人的期望。能够获此荣誉,真可谓一大趣事,祝贺你。我们曾共事三十多年,所做的工作涉及方方面面。

 

谈到你的时候,我不会赘述关于你身为计量经济学家的话题。我认为更重要的是,在中国经济由集中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时,你在教学与研究方面发挥的核心作用。32年前在1985年,我们建立了一个美国学者群与中国人民大学黄达带头的中国学者合作。开始为期一年的项目,为来自中国综合大学的学员,提供正式的现代化市场经济的培训。该计划已经进行了十年。这个主意是你提出的,我只是懂些管理、运营、筹资罢了,以及寻找能推进项目前进的资金。这是一个超级棒的主意。

 

你也做过许多别人不曾知道的事,因此美国主要的经济部门也非常愿意吸收中国的留学生并且提供资助,大多数学成后也选择回国了。我估计对于留美中国学生的援助超过数亿美元,而他们中很多人最后都回到中国工作。

 

最近,由于你的提议,我们又开始合作出书,其中,你讲述你职业的章节,我也参与的那部分,我想可能人们并不知道。你的很多著作为中国市场经济的教学提供了一手资料。你的关于中国经济的著作很好的说明了中国经济。最近我们合作的书,是一本论文集。那些我们以前合著的书都翻译成了中文,由清华社出版。英文版本供那些在美国、欧洲及英语为母语的国家的研究者了解当代中国使用。该书简单易读,是中国经济教学的基础读本。如今,中国经济的发展远远超过八十年代人们的预期。再次祝贺邹教授获此殊荣。更重要的是,恭贺你非凡的事业。

 

这些天都是关于你邹教授的话题,但是也有人让我讲讲我自己。

 

当然,在我年轻的时候,我们都还年轻的时候,我就开始对中国感兴趣了。我十八岁学习中国历史。后来,又学习汉语。两年后,获得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


我考取经济学博士学位并不主要是为了成为经济学家,获得有力的工具,来了解并分析中国经济。因此,我的博士论文是关于1955年前,1959年前市场经济向五、六十年代末社会主义中央计划经济的转型。

 

我的工作还在继续。曾从事中国农业方面的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来越多的参与到与发展中国家的合作,主要在亚洲,帮助他们的经济发展。因此,我曾在韩国、马来西亚、越南和印度尼西亚长期工作。但是,我最感兴趣的还是中国,不管是研究兴趣,还是咨询建议。

 

我的博士论文是在香港完成的。香港现在是中国的,但那时并不是。我的第一次中国之行是在1974年。后来,也就是1975年我又率代表团来中国,调研农村小工业。从1978年起,我每年都来中国,平均每年两次,有时多达四次。我遍访中国各地,开讲座,搞研究,与决策者探讨政策问题。因此,对我而言,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们集中力量干事情。同时也参加各种活动,包括帮助中国转变教学方式。

 

如今,中国有很多经济学家,越来越多的人能够在中国得到全面培训,因为中国的主要大学也有培训老师。但也有很多还在国外考取博士学位,然后回国。虽然不是全部回国,但很大一部分会选择回国。你知道,主要原因是,中国的机会可能比北美和欧洲好。同时,想要对年轻的经济学家说的是,中国确确实实面临很多有趣的经济挑战,其他国家也是,但是中国是将近四十年来最为活跃的经济体。


我一般不太给人提建议,但如果要我给出一些建议,我觉得应该广泛征求人们的看法,因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兴趣和关注点。但是,给那些将要成为经济学家,或已经是经济学家的人提个建议,我认为,如果你们认真研究真正的中国问题,那么你们也会获得最大的回报。如果你是理论学家,那你在理论方面的贡献可能会赢得诺贝尔奖。如果你认真研究中国问题,你也能获得同样的荣誉。

 

诺贝尔奖是很好,但它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中国现在拥有优秀的经济学家,有些甚至担任政府要职。中国还需要更多的世界顶级的经济学家,来领航其正在迅速发展的现代化经济。因此,希望从事经济学或关注经济的你们,不要过多的追求在西方期刊发表文章。经济学的日程以及像哈佛这样的地方,我在那里过六将近50年。这对于一些美国经济学家来说是有用的。那些被认为“有声望”的期刊所关注的问题有时跟中国有关,但更多时候它所感兴趣的并不是中国问题。因此,你们应当关注在中国真正有意义且重要的问题。随着时间的变化,这一日程也会不断发展,你也可以发表期刊文章,而那些期刊将会是未来很权威的期刊。我希望越来越多的人从事经济学工作,因为有需求。这项工作非常重要,而且你们当中有很多人有能力做好这项工作。

 

我想,如果你们能够做到,中国会受益,整个世界也会获益。因此,我要感谢你们,也再次感谢邹教授这些年的贡献,再次祝贺邹教授获得这项荣誉。



 

◆◆◆转载须注明来源: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