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邹至庄


1929年,邹至庄出生在中国广东省中山市。他的父亲,Tin-Pong Chow,很多年前曾一直担任广州商会的主席。他的母亲,Pauline Law Chow,曾经在英国留学。邹至庄耳濡目染,受父母影响很深,从小就喜欢数学和经济学。

 

1937年日本侵略中国,他们全家被迫从广州迁到香港。1942年香港沦陷后,全家人又搬到澳门。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他们回到了故乡广州。1948年,在广州岭南大学学习一年后,邹至庄开始了到国外留学的生涯。

 

20世纪50年代对于邹至庄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时期,他在经济学重镇芝加哥大学遇到了经济学界的权威人士,被人们称为是亚当·斯密之后最重要的自由经济学派的领军人物米尔顿·弗里德曼。邹至庄深受弗里德曼思想的影响,比如经济模型应该尽量简单,作用大小主要看其是否能够解释数据。在弗里德曼的严格指导下,邹至庄顺利地完成了博士论文——《美国汽车要求:耐用消费品的研究》。

 

在芝加哥大学,他还从师于其他几位杰出的人物,比如哲学家卡尔纳普、亨德里克·霍撒克、佳林·库普曼斯、William Kruskal、雅各布·马萨克、萨维奇(LJSavage)Allan Wallis。他还参加了由弗里德里克·哈耶克组织的社会科学领域的方法论研讨会。研讨会成员包括物理学家费米、弗里德曼、萨维奇、瓦利斯(Wallis)和加里·贝克尔。

 

1960年,邹至庄发表了他的成名作——《检验两条线性回归方程式的系数是否相同》,正是在这篇论文中,他提出了著名的“邹氏检验”(Chow Test),并由此在经济学界声名鹊起。可以说,“邹氏检验”的创立开始于邹至庄对美国汽车需求的研究,该检验是主要用计量的方法来研究经济学,用回归的方法对经济中结构性的变化进行研究的一种统计检验,目的是找到经济变动中不同变量的关系。现在,“邹氏检验”已经成为计量经济学中的重要工具。

 

普林斯顿大学1913班级政治经济学荣誉教授邹至庄是计量经济学和应用经济学研究领域的主要人物。每一位初次接触计量经济学的学生都会学到 “邹氏检验”———一项关于结构变化的统计检验,这一检验适用于判断回归模型的所有参数在两个样本中的估计值是否一致。不过,邹至庄的研究领域远远超出了用他的名字命名的检验研究。他是战后计量经济学大发展过程中涌现出来的主要人物,其应用研究包括微观经济学、宏观经济学和发展经济学(尤其是关于东南亚的研究)领域的重要研究。

 

邹至庄在计量经济学与应用经济学领域的创新性研究体现了他自己所倡导的原则:“计量经济学研究追求简明扼要的优点”。其计量经济学研究涵盖线性与非线性联立方程研究,充分信息下的极大似然估计,观察项缺失情形下的估计,大型宏观经济模型估计以及时间序列的建模和预测。邹至庄将计量经济学、经济理论和宏观经济学引入他的最优控制理论以及最优控制理论在随机经济系统中的应用研究,探索出了运用拉格朗日乘数方法处理动态最优问题的解决方案,并一直走在这一领域的前沿。

 

邹至庄为中国的经济学教育做出了重要贡献。虽然每一位计量经济学学生都会学习 Chowtest (“邹氏检验”),实际上,邹至庄在中国却因为另一Chowtest(“邹氏考试”)更闻名。20世纪80年代中期,中国通过由邹至庄精心设计的考试系统,从各地选拔了经济学专业顶尖的学生去美国进一步深造。今天,有百多位参加过“邹氏考试”的人活跃在经济学研究领域,他们中有很多人已经回到中国,成了有成就的学者、高级政策制定者和著名的商界领袖。

 

教育经历

康乃尔大学学士(1951年)

芝加哥大学硕士(1952年)和博士(1955年)


教学及职业经历:

1. 麻省理工学院助教

2. 康乃尔大学副教授

3. IBMThomasJ.Watson研究中心研究员和经济研究主任(1962年—1970年)

4. 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教授,计量经济学研究项目主任(1970年—1997年)(2001年,该项目为纪念他而更名为邹至庄计量经济研究项目,GregoryC.ChowEconometricResearchProgram

5. 1913年级政治经济学教授和经济学名誉教授并担任香港城市大学等知名院校的客座教授

 

他长期为中国台湾与中国大陆的高级官员提供咨询。20015月,为了向他表示敬意,普林斯顿大学的“计量经济研究项目”被命名为“邹至庄计量经济研究项目”。

 

邹至庄教授是最早研究中国经济问题的海外学者之一。从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他就把关注的目光聚焦于中国的经济改革问题,多次回国向中国政府提出改革建议。他曾就中国经济学教育向中国国家教委提出有关建议。他曾任中国原国家体制改革委员会资深顾问,受到包括中国前任国家主席江泽民、前任总理朱镕基等国家领导人的多次接见并为他们提供经济政策咨询。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邹至庄频频回国,平均每年都回来两三次,辗转各地考察情况,与政府官员、经济学家、企业家,平民百姓交谈讨论,在金融、贸易、农村、西部开放、人力资本等问题上都有了深入的研究。邹至庄对两岸三地经济都十分关心,他曾是台湾中研院院士,为台湾20世纪60年代中期到80年代初期的经济发展提出政策建议。由于对台湾经济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邹至庄在海外被誉为“台湾经济起飞设计师”之一。

 

他探讨中国经济改革的著作《中国经济》(1985)已被译成中文,并且在中国广为传播。2002年邹至庄教授又出版了中国经济研究的新著《中国经济转型》。当2004年《认识中国》出版以后,弗里德曼对该书给予了高度的评价:“邹至庄出生于中国内地,在西方追求学术研究达半个世纪之久,他在书中把自己的经验一一透露,谈来绘声绘色,又对中国的历史、现况进行考察,对未来有所预测,本书极具权威可信,却不失浅白。”

 

什么是中国模式?中国正在进行的改革,对经济学研究有什么独特的价值?这是全世界的经济学家都关心的问题。邹至庄运用西方经济学理论和方法研究中国经济,归纳了六个经济学命题:其一,私人所有制并不一定产生管理效率;其二,市场刺激手段对于经济迅速发展并不充分,市场体制和高质量的人力资本是经济迅速发展的必要和充分条件;其三,政府的形式与经济发展速度无关,如果存在前面所说的充分和必要条件,只要有充分的政治稳定,经济均可能迅速发展;其四,不同的经济体制均可以为市场经济服务,对各种法律制度和所有制安排的研究,为习惯于观察西方法律制度下私人企业运作的经济学家提出了挑战;其五,政治上的可行性是经济转型中的一种重要因素;其六,中央计划下的官僚主义经济体制难以消除。

 

中国现代经济学的播种人,邹至庄对中国经济及经济学最大的贡献,不仅是他自己的研究著述,更在于在改革开放以后把现代西方经济学理论首先带入中国,并为中国经济学界培养了很多人才。 20世纪80年代,邹至庄教授任“中美经济学教育交流委员会”美方委员会主席,推动“中国经济学教育和研究”项目,促成了一批中国经济学家接受西方经济学培训并推动了中国的经济改革,被誉为“中国现代经济学的播种人”。

 

为了帮助中国学生出国留学,邹至庄热心联系,牵线搭桥。1985年、1986年、1987年三年,由他主持、联系,福特基金会在中国人民大学和复旦大学办了三届“福特班”(邹至庄在美国汽车业界影响力极大,著名的“邹测评”即是对汽车产业的预测,该论文在美国实证经济学方面是引用率最高的),每年有若干来自欧美的著名经济学家和在西方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的经济学精英人物前来执教,“福特班”实际上成了中国现代经济学教育的摇篮,为中国经济学的教学发展、为推动中外经济学学者之间的交流开辟了一条重要渠道。福特基金会还每年资助60名学生去美国留学,选拔考试由邹至庄亲自出卷,国家教委出面组织,命名为“邹至庄经济学留学计划”,在全国重点高校中选拔佼佼者。如今已成为世界著名经济学家的周林,当年是第一届的第一名,他说,那是美国学校了解中国学生的开端,为后来大批中国学生留美搭了桥。

 

经邹教授之手招去的留学生,由于个人志趣原因,实际没有一个人选邹教授做导师的,但邹教授完全不介意,热心如初。邹教授表面严厉,其实非常关心体贴人的。他的太太Paula女士也在普林斯顿大学任职,负责国际学生管理,她的性格则与邹教授互补,非常随和,对留学生体贴入微。邹教授夫妇逢年过节总是把留学生请到家里,谈学习、谈中国发展,任何时候跟邹教授谈中国经济,他都非常欢迎。在生活上,Paula女士创造了一种方法,把外国学生与当地家庭联系起来,增进互相了解。他们做这些事都是没有报酬的。

 

北卡罗来那大学蔡宗武为了感谢邹至庄教授对中国经济转型所作的特殊贡献和对中国留美经济学会的关心和支持,中国留美经济学会以他的名字命名,特别设立“邹至庄最佳经济学论文奖”。此外,香港城市大学经济及金融系还以他的名义专设“邹至庄研究生奖学金”,全额资助(包括全免学费与提供生活费)内地优秀杰出大学毕业生攻读应用经济学硕士课程。

 

邹至庄爱才识才的风范,有著名经济学家杨小凯的事例为证。杨小凯经历坎坷,在文革中因直言坐过10年牢,没有上过大学却写出了高水准的教材《经济控制理论》和《数理经济学基础》。1983年,邹至庄在武汉讲学,见到了杨小凯,惊喜于他的才华,很快为他联系到福特基金会的奖学金。杨小凯于2004年不幸因癌症逝世,他的遗孀吴小娟在回忆文章中写到,当时由于杨小凯的政治背景,出国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邹至庄教授亲自给当时的国家领导人写信,希望能够给予帮助,此信后转到武汉大学刘道玉校长办公室。在刘校长的协助下,杨小凯带着仅有的30美元,一个人去了普林斯顿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有幸师从国际贸易方面的顶尖高手迪克西特、格罗斯曼。在普林斯顿博士考试很难,邹至庄常常打电话告诉杨小凯考试成绩,给他鼓励。

 

经邹至庄如此“间接”培养的英才,有谢丹阳、陈松年、许小年等等。李稻葵1985年从清华大学本科毕业,不巧错过了“邹至庄经济学留学计划”的申请日期,就和另外几个获得留学资格的同学一起作为访问学者,去了哈佛大学国际发展研究所。那时候访问学者年龄普遍偏大,被称为“老访”,20岁出头的李稻葵就成了哈佛校园里最年轻的“老访”。

 

此外,邹至庄乡梓情深,他是促成中山大学恢复岭南学院的两个关键人物之一,担任着岭南学院的董事。他告诉学生,研究经济,需要用复杂的方法就复杂,不需要就越简单越好。

 

评价


1、邹至庄成功地利用其对中国历史、文化和经济发展的了解,以及在现代计量经济方法方面的专业知识,将之融合为对自从1980年以业中国经济进步的评估,并且融于这个新世纪。他的著作提供了对一个在世界上具有战略地位地区的权威性解释。对于这个地区,外行人所知甚少,因而需要知之更多。

——劳伦斯·克莱茵,宾夕法尼亚大学

 

2、在《中国经济转型》一书中,邹至庄展示了欺和为经济学家20多年与中国经济、众多的政府官员和学者颇有意义的接触的洞察力。他非常成功地把历史信息和体制信息与大量系统分析经济的事例相结合。本书的经济分析以一种透彻明了的方式加以展开,使得这本著作适合于经济学家与一般读者。

——D·盖尔·约翰逊,芝加哥大学

 

3、很少有经济学家像邹至庄那样对中国所知甚多。这是一部渊博的著作。该著作的成就完全可以成为一种标准的著作参考。

——奥利维尔·巴朗查德,麻省理工学院

 

4、邹至庄卓有成效地表明,现代经济学这一强大无比的工具完全适用于中国,尤其是如果对中国颇具特点的历史与独特的体制仔细斟酌的话。我不仅向经济学家与学生大力推荐此书,而且也向想要更多地了解这个国家经济的人大力推荐此书。这个国家很可能成为本世纪的领导者之一。

——格得·贝克,芝加哥大学

 

5、邹至庄的《中国经济转型》一书综合了经济理论与经验证据,对当代中国经济的方言面面进行了严格与全面的考察。我大力推荐此书作为这一主题的入门书。

——詹姆斯·J·海克曼,芝加哥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