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基金会理事长夏斌教授致辞


 

2017年05月29日,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第三届思想中国论坛在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举行,以下为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理事长、国务院参事夏斌教授发言实录:

女士们、先生们、各高校师生们:

 

早上好!

 

首先,我代表当代经济学基金会欢迎大家参加由当代经济学基金会主办的第三届思想中国论坛。

 

第一届思想中国论坛在“当代经济学在中国”这一主题下,我们讨论了当代经济学的困境、挑战和机遇;讨论了中国经济学发展的痛点与难点;从未来经济学大师在中国这一视角,对中国经济理论研究与教育现状进行了评估与讨论。

 

第二届思想中国论坛在”中国经济增长之谜“这一主题下,从历史与实证的视角讨论了中国经济增长;从挑战与机遇的视角,讨论了投资错配与中国经济增长;从机制设计理论的角度,讨论了其对中国改革、发展和治理的重大意义。

 

今天,我们从后危机时代经济学反思的视角,从经济学不同学术流派的前沿研究进行讨论,包括三个方面内容:一是从微观经济学的视角;二是从宏观经济学的视角;三是从新制度经济学的视角。

 

当代经济学基金会的宗旨是“鼓励理论创新、繁荣经济科学”。当然,繁荣经济科学的学术探讨领域,绝不仅仅限于今天宏、微观经济学、新制度经济学的讨论内容。经济学,如果作为一门经济科学,肯定是人类认识人的经济行为、经济体系的知识结晶,有其共通的一面。其发展和丰富,也肯定是在百花齐放、学术争论的环境中才能产生。今天只是由于时间问题,我们仅从以上三个视角讨论经济科学的创新。以后我们还将从马克思经济学、新政治经济学、奥地利学派等各个学派、数量经济学等各种工具方法论角度安排各种学术讨论。

 

伴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解释中国经济现象已成为解释世界经济现象最主要的任务之一。中国的经济理论界近十年来不仅在总结中国近40年经济快速增长的政策经验方面,而且在基于中国实践对经济科学的探索和创新方面,都做出了辛勤的努力。然而,由于人的认识的差异,对于如何去发展和丰富经济科学,存在不同意见的争论,是正常的,也是永远存在的。但是在科学创新包括经济科学的创新中,妄自菲薄和盲目自信这两种倾向,往往是理论创新中最需要克服的不应有的倾向。

 

从经济学说史和经济史关系的角度看,在全球经济发生重大变化和转折时期,在大国兴衰更替背后的历史时期,往往是经济思想或学说争论最为活跃的时期,也是容易产生新思想、新学说的时期。中国14亿人口的大国、近40年的经济快速发展,对世界经济增长影响不小。特别是对世界GDP增长的贡献度,自2009年来连续八年第一的事实,推动了世界经济的发展和格局的变化。而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以来已历经10年,全球经济复苏仍然乏力。对这一系列经济现象如何解释?一国经济的崛起,未必一定带来该国经济学的繁荣,出现经济学的大师。但是,中国学者身临纷繁复杂的经济现象中心,近距离接触中国丰富的经济实践,容易获得一系列经验观察材料,起码对学术探索提供了极大的方便。因此,我们应有理由相信,中国学者只要摸准经济科学前沿的脉搏,真正埋头钻研,创新理论是有希望的,没有必要妄自菲薄。

 

相反,理论创新又是需要付出辛勤的劳动,甚至需要有灵感,盲目自信的态度也是要不得的。科学是人类知识不断发展、不断累积的结果。自然科学中,热力学、光学、电动力学和量子力学等,都是基于经典物理学、经典力学基础的发展。经济学中,科斯的交易成本学说正是科斯在熟读亚当·斯密《国富论》、分析斯密“看不见的手”的“必要条件不足”中发现了理论创新的空间,进行了理论创新。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是出于研究社会展规律之目的,基于古典经济学者大卫·李嘉图的劳动价值观基础进行了理论创新。马克思主义更是在博览群书,深谙哲学、经济学、政治学、法律各个学科代表人物包括其反对人物的思想著作基础上进行批判性思维上的创新。马克思主义本身是一门发展的科学。今天,中国经济学人要想理论创新,只有在大量阅读、了解前人不管是主流的、非主流的、马克思主义的、非马克思主义的各种思想观点、各种流派学说基础上,才有可能有所创新,才有可能成思想精粹之集大成者。在这方面,恰恰近十几年来,中国国内在政策上、应用研究重于纯理论研究的社会学术风气下,中国经济学者根本没有任何盲目自信的理由,只有奋起直追的压力。

 

当代经济学基金会作为一个公益组织,在组织推动全社会经济学术研究的同时,基金会每年还评选“中国经济学奖”和“中国经济学优秀博士论文奖”。去年,遴选钱颖一和许成钢为第一届”中国经济学奖“获奖者。经济学界和整个社会反应较大,反应较好。

 

最后,我们希望,社会各界有更多的有识之士和机构能和我们一起,在为推动经济科学在中国的繁荣,为实现在人类经济思想史上留下当代中国人的声音这一梦想,共同努力,有所贡献。 

 



 

——————————————————

转载需注明出处: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