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于蔚

[于蔚 Yu Wei]


微信截图_20170829163511.png


CV

yuwei.pdf



微信截图_20170829163653.png

主要内容及主要创新&学术价值

论文名称

规模扩张和效率损失:政治关联对中国民营企业发展的影响研究

主要内容

中国的民营企业长期处于资源分配体制性主从次序底端,企业成长面临严重制度性障碍。在此背景下,民营企业纷纷与政府建立紧密联系,部分企业更是将政治战略作为企业的核心战略。企业的政治关联现象引起了学界的高度关注。但现有研究普遍从源于政府理论的扶持之手掠夺之手经典视角出发来做分析,关注焦点在于政治关联为企业带来的收益与成本,而至于企业获得政治关联之后的内生反应,也即政治关联会对企业的行为和决策产生何种影响,现有研究则鲜有涉及。

为了回答上述问题,本研究从政治关联的资源效应入手,构建一个以企业为主体的政治关联分析框架,我们称之为规模扩张效应效率减损效应分析视角,重点剖析建立政治关联之后民营企业的行为与决策将会发生哪些变化,以及这些变化又将如何影响微观企业乃至整体经济的长期运行效率。本研究的分析表明:

政治关联具有资源效应,能够给民营企业带来发展所需的关键资源:一是有利于企业获取资金支持,缓解融资约束;二是有助于企业突破准入壁垒,进入到高盈利行业。上述资源效应会深刻改变民营企业的行为和决策,进而显著影响企业的运行和发展,主要表现为规模扩张效应和效率减损效应两个方面。一方面,政治关联帮助企业进入到高利润行业,且为企业提供了资金保障,有利于企业扩大投资、做大规模,此即规模扩张效应;另一方面,建立和维持政治关联会挤占企业家用于生产性活动的时间和精力,同时关联企业更多进行与主营业务非相关的多元化、放松了研发创新、并承担了更重的政策性负担,这些都有损于企业的生产经营效率,此即效率减损效应。

政治关联对于民营企业价值的影响机制可被归纳为规模扩张效应和效率减损效应这一正一负两种效应。规模扩张效应会增进价值,而效率减损效应则会损害价值。政治关联究竟是提高还是降低企业价值,取决于上述两种效应中何者占据主导。由于政府仍在关键资源的配置中起主导作用,规模扩张效应对企业价值的正向影响要超过效率减损效应的负向影响,因此企业家具有强烈的争夺资源的动机,不惜损失效率也要做大规模。现实中,政府往往以规模为纲来挑选优胜企业,给予龙头企业和企业家政治荣誉和政治地位,这进一步强化了企业做大规模的冲动。

随后,本研究以中国民营上市公司为样本开展计量分析,为理论分析提供经验证据。首先,利用基于现金现金流敏感度的融资约束识别策略,通过对政治关联缓解企业融资约束的微观作用机制的识别,确认了政治关联的资源效应;其次,通过对政治关联与企业投资、政治关联与企业成长的多方位考察,验证了政治关联的规模扩张效应;第三,基于资本生产率、劳动生产率以及随机前沿生产效率分析框架(SFA)等多个维度,就政治关联与企业生产经营效率之间的关系进行考察,验证了政治关联的效率减损效应;此外,还利用事件研究法确认了民营企业建立政治关联的经济合理性;最后,针对学界关于政治关联如何影响企业绩效(ROAROE)的争论,本研究提供了政治关联负向影响企业绩效的确凿证据,并指出这是政治关联企业重规模轻效率发展模式的直接后果。

中国的民营企业竞相把政治战略作为重要的企业战略,倾向于借助政治关联,廉价地获取各种稀缺资源,通过大量投资实现规模的快速扩张,而不是通过管理和技术创新来提高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这是企业家在当前中国商业环境之下的务实选择,也是无奈之举。不可否认,政治关联对于民营企业成长起到了相当大的积极作用,但也应当看到,政治关联在客观上扭曲了企业行为,负面影响不容小视。长此以往,民营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就无从谈起,效率优势也将丧失殆尽,最终被锁定在依赖于关系和资源的发展道路上。无论是从企业良性发展的微观视角来看,还是从民营经济乃至国民经济健康平稳运行的宏观视角来看,这一发展模式都是不可持续的。

   本研究认为,造成企业行为扭曲的根本原因在于行政力量过深介入资源配置,民营企业因其所有制属性而受到严重的不公平对待。要从根本上扭转上述局面,实现民营企业的良性健康发展,就必须加强制度建设,尽快为民营企业成长提供更为健全的正式制度保障,特别是要给予所有企业同等的资源获取机会。构建公平市场环境、消解政策性歧视,关键是要厘清政府和市场的边界,真正让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基础性作用。

主要创新与学术价值

本研究最为重要的创新之处和学术价值可能在于,有助于厘清政治关联影响企业价值的微观作用机理,进而深化我们对政治关联在民营企业运行和发展中所扮演角色的认识。研究发现,政治关联的资源效应对于企业价值的影响存在一正一负两种作用机制,其中正向效应来自于政治关联的规模扩张效应,也即政治关联有利于企业扩大投资、做大规模;而负向效应来自于效率减损效应,也即政治关联会降低企业的生产经营效率。民营企业更倾向于借助政治关联,廉价地获取各种稀缺资源,通过企业规模的快速扩张来提高企业价值,而不是通过管理和技术创新来提高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最终将会沦为关系和资源依赖型的大规模而低效率的企业。

第二是研究视角的创新。不同于以往政治关联研究所采用的源于政府理论的扶持之手掠夺之手经典分析视角,本研究建立了一个以企业为主体的政治关联分析框架,把关注的重点从基于政府视角的政治关联给企业带来了什么转向企业获得政治关联之后的内生反应,也即政治关联对于企业决策和企业运行的影响。基于这个新的研究视角,本研究明确指出,政治关联的负面效应主要在于降低了企业生产经营效率、弱化了企业核心竞争能力,这是一种尚未被现有文献充分认识的社会成本。研究视角的转变有助于我们认识寻租活动是如何扭曲企业行为、进而影响微观企业乃至整体经济的长期运行效率的

第三,本研究有助于厘清学界关于政治关联如何影响企业绩效的争论。政治关联究竟有否提升民营企业绩效,是国内政治关联研究的一个热点问题,但现有研究结论的差异很大。在缓解内生性偏误后,本研究发现,尽管政治关联企业通常比无关联企业有更高的企业绩效,但动态来看政治关联却会降低企业绩效。我们认为,现有文献以政治关联对企业绩效的影响方向来判断政治关联给企业带来收益更多还是成本更多,容易带来误导。企业绩效本质上是一个效率指标,政治关联负向影响企业绩效,实际上反映的是企业在生产经营效率方面的损失。

第四是研究策略创新。为从经验上检验政治关联的资源效应,本研究以企业的融资约束为切入点设计了一种研究策略。政治关联缓解民营企业融资约束,主要有信息效应和资源效应两种微观作用机制,假如能够验证资源效应在其中起主导作用,那么就表明政治关联具有资源效应。要实现上述研究策略,关键在于两点:一是要识别融资约束的强弱;二是要控制信息效应,以便分离出资源效应。本研究基于Almeida et al.2004)提出的现金现金流敏感度融资约束识别策略,来检验政治关联缓解企业融资约束的微观机制,并利用证券市场微观结构数据构造反映资金供求双方信息不对称程度的指标,来对信息效应加以控制。

最后,本研究运用前沿计量方法,确保实证研究结论的可靠性。为缓解内生性偏误,本研究以固定效应法作为主要计量方法,并利用Durbin-Wu-Hausman内生性检验策略对该方法的合理性加以确认;在就政治关联缓解融资约束的机制加以识别时,为避免信息不对称内生于政治关联可能给分析结论带来的影响,本研究利用联立方程策略,运用三阶段最小二乘法(3SLS)进行稳健性检验;在利用欧拉方程投资模型检验政治关联对企业投资的影响时,采用系统GMM估计法缓解动态面板估计中的内生性问题;在分析政治关联对企业生产效率水平的影响时,运用随机前沿生产效率分析框架(SFA)排除要素投入变化对分析结果的干扰;在检验民营企业建立政治关联的经济合理性时采用了事件研究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