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魏婕

[魏婕 Wei Jie]

微信截图_20170829164030.png


CV

cv 中文_2017魏婕.pdf




微信截图_20170829164120.png

微信截图_20170829164149.png

主要内容及主要创新&学术价值

论文名称

中国宏观经济结构失衡:理论与实证研究

主要内容

回顾中国改革开放后的经济增长轨迹,持续多年的高速增长令人欢欣鼓舞,但在繁荣的背后,在经济方面却呈现出越来越多的不和谐因素——宏观经济结构失衡问题开始显现并被学术界关注。经济失衡造成的资源错配是现阶段中国经济增长质量不高的具体表现。当追求经济增长质量成为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的主旋律时,对中国宏观经济结构失衡问题的特征、原因和机制的探究,即为繁荣增长下的中国经济进行断病,通过辨识病灶以寻求对症之药成为论文的逻辑初衷与根源。

1.构建了转轨经济体宏观经济结构失衡的分析框架。首先分析了一般层面的宏观经济失衡,一般层面的宏观经济结构失衡最基本的前提在于制度均衡和体制的有效性,从而发生的宏观经济失衡不是体制和机制变迁过程中的问题。其次论述了转轨经济体体制方面的特殊性,最后基于转轨经济体宏观经济结构失衡的分析逻辑,来具体分析中国作为转轨经济体宏观经济结构失衡的基本机制以及分析框架。发现:转轨国家在发展阶段转换和制度变迁的双重约束下,宏观经济结构失衡表现出一系列复杂性。由于转轨国家制度非均衡的制约,体制性信息不对称长期存在造成的巨大的调整成本,使得微观主体在面对转换和变迁过程中缺乏自我调整的动力和激励机制,导致转轨国家存在发展惯性,不符合资源禀赋条件的经济结构依然能持续运转,使得宏观经济结构失衡问题愈演愈烈。在此逻辑机制下,中国作为特征明显的转轨国家,在新时期面对新发展阶段的到来,由于宏观和微观层面的制度缺陷,使得其沿着既有传统的发展路径持续演进下去,最终在新的时期形成低端锁定,产生了各种宏观经济结构失衡问题。

2.中国现阶段宏观经济结构失衡状态的评价。基于已有研究以及对现实状况的反映,通过确定维度、筛选指标来构建多维度的指标体系,并明确失衡与平衡与否的评判标准,分别采用距离综合评价法和模糊隶属度综合评价法来对中国1991-2011年宏观经济结构失衡的趋势和状态进行评价、比较和反思,从失衡趋势上来看,宏观经济结构失衡指数表现为波动上升态势,表明中国宏观经济整体失衡状态愈发严重;从失衡状态分析来看,中国宏观经济整体失衡程度、供给结构失衡程度和需求结构失衡程度均属于中度失衡。

3.中国供给结构失衡的特征、逻辑。主要讨论最重要的两个方面的供给结构失衡的问题:一是技术供给结构失衡:阐述中国现阶段的技术供给结构失衡主要表现为模仿创新自主创新之间的失衡。过去多年中国技术供给主要以模仿创新为主,很少有自主创新,这因为在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经济底子薄技术极端缺乏,此时的技术进步通过模仿创新来实现是一个最优决策。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时至今日,当我们的产权环境从模糊走向清晰,企业自生能力也日益建立起来,自然而然自主创新就成了最优决策,但长期技术供给方式使对模仿创新形成路径依赖,所以造成现阶段多为低端技术,少有高新技术;多是模仿创新,少有自主创新,从而使得技术供给失衡开始显现。二是公共服务供给结构失衡:阐述地方官员在晋升激励的作用下,使得政府自身函数定位模糊,将本身公共服务型智能异化成经济建设职能,将资源更多应用于竞争力领域,所以相比基础设施等生产性公共产品投资,教育、医疗和社会保障等公益性服务供给明显不足,同时由于公益性服务巨大外部性的存在,使得公益性服务供给缺口更大,所以这种生产性公共产品供给和公益性服务供给的一热一冷,成为中国现阶段公共服务供给结构失衡最大的表现。

4.中国需求结构失衡的特征、逻辑。对于需求结构失衡同样讨论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内部失衡:即内需比例——投资需求结构的失衡。首先通过总结出投资和消费合意区间,然后来看现在中国投资消费比例失调的显著特征,发现目前中国投资率和消费率均不在两者的合意区间,投资消费结构失衡状况明显。对于这种失衡机制的分析,通过构建一个数理模型发现中国内需比例失衡的基本逻辑既在需求层面又在供给层面。是需求层面的收入分配畸形和供给层面的技术层次低抑制高质量供给共同作用的结果。同时运用中国数据进行实证检验,也验证了以上的理论构想。二是外部失衡:即内需和外需结构之间失衡。从纵向时间比较,和横向的国家之间的比较发现中国内外需结构失衡严重。对于这种失衡机理的解读认为,可以说不能将这种失衡归结于出口导向战略的错误,出口导向战略在中国初级发展阶段是最为合适的选择。现价段这种双顺差格局随着外部平衡的内生机制发生作用会出现缓解。但不幸的是中国式的问题在于低技术陷阱和产业发展低端锁定,以及收入分配机制的失衡,使得外部平衡的内生机制出现阻滞,从而内外需结构失衡的状况越演越烈。

5.中国供需结构失衡的特征、逻辑。中国供需结构失衡在近些年表现为产能过剩的痼疾无法解决。经过长时间的治理,中国产能过剩问题并非出现缓解的态势,所以对于中国产能过剩形成机理的深层次剖析发现,中国多年来产能过剩顽疾既在体制方面地方政府扭曲经济行为对企业投资不正当的干预。但当体制扭曲日益减弱的大背景下,产能过剩问题却反而越来越严重,说明中国产能过剩深层次原因在于产业结构不合理,低端产业无序扩张造成部分行业产能过剩的问题。通过运用行业层面的实证数据也证明了我们这样的猜想,所以治理产能过剩问题,纠偏供需结构平衡根本在于降低体制扭曲和破解产业升级的困局。

6.宏观经济结构由失衡到平衡的路径选择。针对以上分析,基于中国体制方面的制约以及传统发展模式存在的问题,提出从失衡走向平衡的战略调整。明确中国宏观经济结构从失衡走向平衡的基本思路是谋求新的红利空间。其中从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方面提出了中国宏观经济结构从失衡走向平衡的短期政策。另外,明确解决这一问题在于长期战略的选择:一是从需求管理向供给管理的战略调整;二是从要素投入向创新提高的战略转型;三是从对增长数量追求向质量提高的战略转型。在对三个战略调整主要交织两个方面的内容:第一,相关制度的完善。即改革体制方面的弊端,促进市场成长来纠偏失衡;第二,相关政策建议,根据具体问题提出相关有针对性的政策建议,为中国未来长期可持续发展提供可供参考的意见和建议。在此,主要是理论结合实践,提出具有可操作性的路径选择,将问题的分析最终落到实处。

主要创新与学术价值

本论文的研究主要有以下几方面的创新之处:

1.理论层面的创新:基于转轨经济体制度变迁的特殊性提出一个解释中国宏观经济结构失衡的新框架。论文初步搭建了分析转轨国家宏观经济结构失衡的逻辑框架,认为转轨国家在发展阶段转换和制度变迁的双重约束下,宏观经济结构失衡表现出一系列复杂性。由于转轨国家制度非均衡的制约,体制性信息不对称长期存在造成的巨大的调整成本,使得微观主体在面对转换和变迁过程中缺乏自我调整的动力和激励机制,导致转轨国家存在发展惯性,不符合资源禀赋条件的经济结构依然能持续运转,使得宏观经济结构失衡问题愈演愈烈。同时中国作为特征明显的转轨国家,根据其转轨特质提出了一个解释中国宏观经济结构失衡的新的框架,厘清以要素禀赋结构变化为核心的新发展阶段中国宏观经济结构失衡的基本逻辑和机制,在于转轨经济制度非均衡性导致资源配置扭曲的发生,而自身的调整机制的丧失使得结构长期偏离均衡状态。

2.逻辑体系的创新:将供给和需求结构的失衡整合到一个框架中,并尝试在主流经济学的范畴内系统的阐述了这一理论框架的合理性和解释力度。论文该理论框架与中国跃升到新的发展阶段这一大背景息息相关,这是有别于传统研究的最大特点,是在新背景新形势下对中国宏观经济结构问题的一种逻辑自洽的新解释,特别是考察以要素禀赋结构变化为核心的宏观情景改变对中国宏观经济结构失衡的作用机制是最新的尝试。

3.分析方法的创新:采用模糊隶属度综合评价法系统的对中国宏观经济结构失衡的趋势和现状进行了考察。有别于以往对中国宏观经济结构失衡研究的强主观性,论文通过维度构建和指标筛选,特别是确定失衡与否的评价标准,重点是让数据说话,即采用距离综合评价法和模糊隶属度综合评价法等较为系统的评价方法来让客观数据自己说话,避免了传统研究主观性过大的弊端,同时既有中国宏观经济结构失衡的趋势又有失衡的状态,客观性强,较系统且全面的核算,是论文的创新点之一。

4.研究视角的创新:系统采用理论与实证相结合的方法研究供给和需求结构具体的各个方面且极为重要的失衡。论文在整体框架体系的指导下,具体研究了供给失衡、需求失衡以及供需失衡的各个方面,其中涉及供给方面的技术供给失衡和公共服务供给失衡,以及需求方面的投资消费失衡和内外需失衡,还有供需结构失衡的产能过剩等内容,对每个具体的结构失衡在新的阶段提供一个有别与传统研究的新的解释框架,即基于宏观情景的变化的大背景来观察各种失衡表现出的新特征,以及论述新阶段出现失衡的新机制,同时采用中国数据,运用较为先进的GMM、面板门限回归等方法对理论假说和命题进行验证,可以说内容多、全且充实以及分析的细致是创新之一。

5.政策体系的创新:着重会对中国从失衡走向平衡的相关战略转型进行论证,将问题落到实处。发现问题和解释问题是根本,但是解决问题是最终的归宿点。论文最终结合中国的现实情况和发展需要,特别是经济进入新常态这一客观事实,着重对中国宏观经济结构从失衡走向平衡的政策主张进行论证,力争有一定的实际借鉴意义同样是论文创新之一。相关制度保障和政策建议的讨论,力争使其符合中国国情,并具备一定政策上的可操作性和合理性等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