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唐燕华

[唐燕华 Tang Yanhua]


QQ截图20170711151240.png


CV

清华大学-经济学-唐燕华-2015届 .pdf


QQ截图20170711151255.png

主要内容及主要创新&学术价值

论文名称

瞒报动机与中国隐性经济规模估计

主要内容

本文根据优化决策理论推导出家庭瞒报收入的最优反应函数形式,之后结合半对数二次型恩格尔单方程模型,利用2002年至2009年各年城镇住户调查微观数据,重新考察了我国城镇居民的真实收入分布,并据此估算了我国的隐性经济规模。此外,还参考了其他来源的宏微观数据,运用数理统计和计量方法对估算结果进行了验证。 

研究结果表明,本文提出的微观估计方法对隐性经济的规模做出非常好的估计,并得出以下主要结论:

居民收入瞒报行为呈现出总量效应和结构效应特征。意即:居民收入水平越高,瞒报程度越高;不同收入来源瞒报程度有别,财产性收入的瞒报程度最高,工资性收入次之,经营性收入和转移性收入最低。

考虑瞒报因素后,我国以城镇居民家庭总收入为标准计算的基尼系数从原始数据中的0.31-0.34上升到了0.45-0.51之间。并且,居民收入瞒报所导致的隐性经济规模约占我国20022009各年相应GDP19%25%

    不同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会显著影响地区隐性经济规模,且真实的基尼系数与人均收入之间呈现倒U型的库兹涅兹曲线的关系。

本文在控制了各地区犯罪率、反腐水平及金融开放程度的基础上,定量分析了隐性收入与家庭成员的就业单位属性、所属行业以及职务的关系。即从就业单位属性来看,国有企业的就业者收入瞒报程度最高;从行业来看,电力燃气及水的供应业、科研综合技术、金融保险和房地产业的收入瞒报程度最高;从职务身份来看,国家机关企业负责人、专业技术人员和办事有关人员的瞒报程度最高。

主要创新与学术价值

首先,本文首次从金融结构、企业融资和储蓄的视角,为经常账户失衡问题提供了一个新的分析框架。现有文献对经常账户失衡的解释多从影响家庭、企业、政府储蓄的因素入手,集中于人口结构(包括为了在婚姻市场赢得竞争优势而进行的竞争性储蓄)、文化因素、经济增长率差异、异质性风险导致的预防性储蓄、财政赤字导致的双赤字、汇率扭曲、产业分工等。而从金融市场差异的视角探讨经常账户失衡的文献侧重于金融部门的效率、金融发展水平等。但并没有文献将金融结构、企业储蓄与经常账户失衡纳入一个统一的框架,探讨金融结构对于失衡的影响及其传导机制。本文丰富和扩展了从金融市场差异视角研究经常账户失衡的文献。与现有文献强调金融部门的绝对发展水平不同,本研究指出,金融部门的结构因素在经常账户失衡中发挥着更加重要的作用。经常账户失衡问题的成因并不仅仅由于政策扭曲,外部失衡恰恰反映了各国金融结构的差异及这种差异对于企业融资和储蓄行为的影响,改善失衡问题需从结构性因素入手,着力解决中小企业的融资难问题。金融结构视角有利于更全面地理解经常账户失衡。

第二,本文在从微观视角研究宏观问题方面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在理论研究方面,本文首先构建微观模型诠释了金融结构影响企业融资与储蓄行为的微观基础,再将其嵌入到动态宏观模型中,揭示了金融结构影响经常账户失衡的机理。在实证研究方面,本文综合运用宏观数据和微观企业数据,提供了金融结构影响企业储蓄,尤其是中小企业储蓄,进而影响企业部门储蓄率及经常账户失衡的宏微观经验证据。

第三,通过探讨不同类型的融资方式对中小企业融资抑制程度的差异,本文提供了更详尽的金融结构影响企业融资的微观基础,并对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原因提出了新的解释。中小企业融资难不仅仅与企业自身因素相关,也与一国的宏观金融结构有关。在中国这些银行体系占主导,直接融资相对不发达的国家,中小企业受到更多的信贷约束,进行更多的储蓄,致使它们经历更大的顺差。文献中关于隐性经济的研究多集中在宏观层面,但宏观的方法缺乏扎实的理论基础,且得到的结果不够稳健。而用微观方法研究隐性经济,因为对数据的要求较高,所以文献相对少一些,其中对中国隐性收入问题的研究就更少之又少。

本文的一大贡献是证明用统计局的微观家庭数据(城镇住户调查数据,简称UHS)也可以估计出家庭真实收入情况,再根据真实收入与上报收入之间的差距,从而推断隐性收入规模。

本文创新之处是提出了一种更符合实际、更一般化的理论方法,这种方法也同样适用于其他国家的微观家庭调查数据,进行隐性经济规模的跨国比较。实际上,任何微观调查都无法完全避免家庭对收入的瞒报,而合适的方法可以最大程度地还原出家庭真实的收入情况。在本文的方法中,我们放松了经典文献中的两大假设:一是允许家庭有各种可能的收入来源且所有的收入来源都可能存在瞒报,但家庭实际选择瞒报与否、如何瞒报和瞒报多少取决于其优化决策的结果。二是放松文献中关于家庭收入瞒报比例为常数的假设,而考虑更一般化的情形。此外,考虑到已有研究中无论是假定具体函数形式的参数估计法还是不给出具体函数形式的非参数估计法中,居民家庭瞒报行为的理论逻辑机理并不清晰,我们从包含家庭收入瞒报动机的优化决策模型出发,直接推导出家庭最优瞒报行为的反应函数。这一反应函数将与家庭收入特征(总收入水平和收入来源结构)有关,从而得以更好地刻画不同家庭的收入瞒报行为,也能更直观合理地给出家庭瞒报函数的具体形式。随后,基于数据包络线分析(DEA)原理对不同类型家庭进行连续分组和连续匹配的做法,并利用官方统计数据来展开经验分析,这有利于我们尽可能控制居民异质消费偏好的影响并充分考虑消费与收入之间可能存在的非线性关系。本文的方法也为后续基于微观层面估计居民家庭真实收入和隐性收入奠定了基础。

进一步地,本文根据家庭的真实收入重新计算了社会收入的不平等程度,也即基尼系数。同时,估计出我国的隐性收入规模,充分了解我国真实收入水平和结构情况,对相关经济决策具有指导意义。

除此之外,本文首次从就业、行业和职业角度定量地分析各个因素对隐性收入形成的影响。在此之前,关于此类的论述多停留在定性分析层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