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毛其淋

[毛其淋 Mao Qilin]


QQ截图20170711150218.png


CV

MAO Qilin CV.pdf


作者获得与博士学位论文密切相关的代表性成果

序号

成果名称

成果出处

获得年月

查询信息

1

中国制造业企业的进入退出与生产率动态演化

《经济研究》

20136

ISSN0577-91542013年第4

2

中间品贸易自由化与制造业就业变动

《经济研究》

20161

ISSN0577-91542016年第1

3

贸易自由化、企业异质性与出口动态

《管理世界》

20133

ISSN1002-55022013年第3

4

贸易自由化、企业成长和规模分布

《世界经济》

20152

ISSN1002-96212015年第2

5

贸易自由化与中国制造业企业出口行为:入世是否促进了出口参与

《经济学(季刊)》

20141

ISSN2095-10862014年第2

论文引用或被采纳情况

1.博士论文核心部分中国制造业企业的进入退出与生产率动态演化(发表于《经济研究》2013年第4期)被人大复印资料《产业经济》2013年第7期全文转载;

2.博士论文核心部分贸易自由化、企业异质性与出口动态:来自中国微观企业数据的证据(发表于《管理世界》2013年第3期)被《中国社会科学文摘》2013年第9期转载;

3.博士论文核心部分贸易自由化、企业成长和规模分布(发表于《世界经济》2015年第2期)被人大复印资料《国际贸易研究》2015年第6期全文转载。

4.代表作中国制造业企业的进入退出与生产率动态演化(发表在《经济研究》2013年第6期),被CNKI引用35次;

5.代表作贸易自由化、企业异质性与出口动态(发表在《管理世界》2013年第3期),被CNKI引用36次;

6.代表作贸易自由化与中国制造业企业出口行为:入世是否促进了出口参与(发表在《经济学季刊》2014年第2期),被CNKI引用6

主要内容及主要创新&学术价值

论文名称

贸易自由化、异质性与企业动态:对中国制造业企业的经验研究

主要内容

为了加快市场经济体制改革与融入多边贸易体制,中国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实施了以削减关税和非关税壁垒为主要内容的贸易自由化改革,2001年末成功加入WTO后,中国忠实履行了入世承诺,有计划和有步骤地推进贸易自由化。中国入世至今已有十五之久,那么这段时期的贸易自由化进程对中国制造业企业究竟产生了怎样的影响?本文在异质性企业贸易理论的框架下,以中国加入WTO这一历史事件为背景,试图全面系统地考察贸易自由化与企业动态之间的关系,并以此揭示出贸易自由化对中国制造业企业的微观影响。

本文结合异质性企业贸易理论的经典文献和中国的实际,分别从企业生产率、企业进入退出行为(或企业更替)、企业出口动态、企业出口竞争力、企业成长及规模分布等五个维度展开研究。通过理论和经验分析,本文得到的结论主要有:

1)贸易自由化显著促进了中国制造业企业生产率的提高,其中中间投入品关税减让对生产率的促进作用大于最终产品关税减让的作用,前者是导致企业生产率提升最重要的原因;制造业行业总体生产率的上升主要来自企业平均生产率的改善,而市场份额重置效应的贡献则相对较小,并且贸易自由化对资源再配置的净影响较为微弱,其对行业总体生产率的影响主要是通过促进企业平均生产率的提高来实现的。

2最终产品关税减让和中间投入品关税减让在影响企业更替上存在明显的差异性,不过贸易自由化在总体上促进了企业的进入与退出;企业更替是中国制造业生产率增长的重要途径,并且它也是贸易自由化促进行业总体生产率增长的影响途径之一。

3)贸易自由化不仅显著促进了企业的出口参与决策,而且也提高了已有出口企业的出口强度,且后者的影响大于前者,表明贸易自由化更多地是通过集约边际影响中国的出口增长;最终产品关税减让对企业动态没有明显影响,而中间投入品关税减让则显著抑制企业退出出口市场、缩短进入出口市场的时间以及有助于延长企业出口的持续时间;企业出口动态对行业全要素生产率增长具有重要的促进作用,同时贸易自由化(特别是中间投入品关税减让)对企业出口动态的生产率效应具有较好的解释力。

4)贸易自由化显著地提高了中国制造业企业的出口竞争力,其中中间投入品关税减让对企业出口竞争力的促进作用要大于最终产品关税;生产率是贸易自由化提升制造业出口竞争力的重要渠道,并且最终产品贸易自由化与中间品贸易自由化又是分别通过竞争效应种类效应影响企业生产率的。通过行业层面的研究还发现,贸易自由化与生产率对制造业总体出口竞争力具有显著的促进作用,并且主要是通过资源再配置的途径实现的。

5)最终产品关税减让对企业成长没有明显的影响,而中间投入品关税减让则显著促进了企业规模的扩张,并且贸易自由化在总体上有利于企业规模扩张;贸易自由化提高了企业规模分布的Pareto指数,有助于使企业的规模分布变得更为均匀,进而减轻了对Zipf分布的偏离程度;贸易自由化对不同规模组别企业的规模扩张及生产率进步的确存在非对称的影响效应。

主要创新与学术价值

本文以中国加入WTO所引发的大范围关税减让为背景,试图在异质性企业贸易理论的框架下全面系统地考察贸易自由化对中国制造业企业的微观影响,本文的主要创新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 在理论方面,本文通过逻辑推演或构建数理模型考察了贸易自由化影响企业动态(或企业绩效)的微观机理,并在此基础上提出待检验的理论假说。以Melitz2003)为代表的异质性企业贸易理论主要关注企业生产率的异质性以及贸易自由化对行业总体生产率增长的促进作用,本文则将企业异质性进一步拓展为包括企业生产率、企业规模等多个维度,不仅考察了贸易自由化对企业生产率以及行业内资源重置的作用,而且还深入分析了贸易自由化对企业进入退出行为、企业出口动态、企业出口竞争力、企业成长及规模分布的影响机制,从而在理论上丰富和扩展了异质性企业贸易理论的研究视角。

2. 在贸易自由化指标的构建上,本文不仅采用高度细化的产品层面进口关税率数据测算最终产品关税,还在此基础上结合中国投入产出表进一步计算中间投入品关税,从而在研究中区分了贸易自由化的竞争效应、成本节约及多样化优质要素获得效应对制造业企业动态(或企业绩效)的作用,赋予了贸易自由化以更丰富的内涵,进而也克服了既有文献单从最终产品关税角度进行研究的缺陷。

3. 在计量方法上,本文考虑了贸易自由化的内生性问题,并构造了合适的工具变量进行两阶段最小二乘法(2SLS)或工具变量Probit方法(IV-Probit)估计,从而纠正了以往采用普通最小二乘法(OLS)或普通Probit方法估计所可能产生的偏差问题,提高了研究结论的可靠性。

4. 本文不仅通过严谨的计量回归分析了贸易自由化影响企业动态(或企业绩效)的统计显著性,还在回归结果的基础上进一步采用反事实模拟方法或者因素分解法,考察了贸易自由化对企业动态(或企业绩效)的影响程度,即揭示了贸易自由化的经济显著性。而目前的大部分文献只关注经验研究的统计显著性而忽略了后者,因而本文有助于更为全面地认识和评价贸易自由化对中国制造业企业的微观影响。

5. 在研究贸易自由化与企业生产率之间关系这一主题时,为了能够精确地测算制造业企业生产率,我们结合中国加入WTO以及实施西部大开发的实际对OlleyPakes1996)的方法进行了修正,从而有效地解决了同步偏差和选择性偏差问题。另一个区别于现有文献的做法体现在,本文还进一步采用Olley-Pakes方法对生产率进行分解,揭示了企业内部生产率改进和市场份额重置效应的相对重要性,并在此基础上考察了贸易自由化、资源配置与生产率的关系。

6. 本文或许是国内首次采用大型微观数据全面、细致地考察贸易自由化与中国企业进入退出问题的研究,通过借助Baily等(1992)的分解技术在行业层面考察了企业进入、退出行为对制造业总体生产率增长的贡献,并通过实证分析揭示了企业更替是贸易自由化促进行业总体生产率增长的影响机制之一。

7. 在研究贸易自由化与企业出口动态这一主题时,本文不仅采用Probit模型分析了贸易自由化对企业出口决策和出口退出的影响,而且还采用生存分析方法考察贸易自由化对企业进入出口市场的时间以及出口持续时间的影响。目前鲜有文献分析贸易自由化对企业出口退出的影响,也尚未有文章专门考察贸易自由化对企业进入出口市场时间以及出口持续时间的影响,本文的研究试图填补这一方面文献的空缺,特别是提供来自发展中大国和转型经济体的经验证据。另外,本文还采用BaldwinGu2003)的分析框架对生产率增长进行分解,考察了企业出口动态对生产率增长的作用,并通过进一步的回归分析揭示了企业出口动态也是贸易自由化影响生产率增长的途径之一。

8. 现有的大部分文献基本上是从数量维度(如Grubel-Lloyd指数、显示性比较优势指数)来研究出口竞争力问题,本文则是采用Hausmann等(2007)和Xu2007)的方法在企业层面上测算出口技术复杂度指数,进而从质量维度更为真实地刻画中国制造业的出口竞争力。另外,现有的关于出口竞争力问题的研究特别是针对中国的研究文献还尚未从贸易政策变化的视角进行探讨,本文则以中国加入WTO所引发的大范围关税减免为背景,首次分析了贸易自由化对中国制造业出口竞争力的影响。最后本文还对制造业行业总体出口竞争力进行分解,识别了行业总体出口竞争力增长的来源,并在此基础上考察了贸易自由化、资源再配置与行业出口竞争力之间的关系。

9. 现有文献主要是从一国或地区企业的内部因素来研究企业成长及规模分布问题,鲜有文献分析贸易政策改革这一外部因素的作用。本文或许是国内首次采用大型微观数据全面、细致地考察贸易自由化与中国制造业企业成长及规模分布之间关系的研究,有助于拓展我们对于企业规模扩张动力来源的认识,对于现有文献的研究也是一个有益的补充

本文研究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首先,从理论意义上来看异质性企业贸易理论作为最为前沿的国际贸易理论,其理论体系和逻辑架构还不尽完善,需要研究者们作进一步的扩展与补充。就本文的研究主题而言,以Melitz2003)为代表的异质性企业贸易理论主要关注企业生产率的异质性以及贸易自由化对行业总体生产率增长的作用,本文则将企业异质性拓展为包括企业生产率、企业规模等多个维度,不仅考察了贸易自由化对企业生产率以及行业内资源重置的作用,而且还深入分析了贸易自由化对企业进入退出行为、出口动态、企业出口竞争力、企业成长及规模分布的影响机制,从而丰富和扩展了异质性企业贸易理论的研究视角。受微观企业数据可获得性的限制,目前对异质性企业贸易理论的经验研究主要是针对发达国家,而以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以中国这样一个转型经济体为对象的研究还不多,即使有,也主要是从企业生产率与出口关系这一视角展开分析。本文则在异质性企业贸易理论的框架下,深入检验贸易自由化对企业动态(或企业绩效)的影响,极大地扩展和丰富了异质性企业贸易理论的经验研究文献,特别是提供了来自转型经济体的经验证据。其次,从现实意义来看200112月加入WTO至今已有十五年之长,这段时期中国经历了深刻的贸易自由化,那么这对制造业企业生产率、企业进入退出行为、企业出口动态、企业出口竞争力和企业成长及规模分布究竟产生了怎样的影响、程度有多大?对这一系列问题的考察有助于理解近年来中国制造业企业在多个层面上的动态演进趋势,特别是从贸易政策变化的视角提供了全新的审视与解读。更为重要的是,本文的研究为客观评价中国入世的提供了一个有益的微观层面上的判别视角。本文采用大型微观企业数据,通过严谨的计量分析得到了较为可靠的研究结论,这为如何提高中国制造业企业的生产绩效和市场竞争力具有重要的政策参考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