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首页 >> 学术交流 >>  全球著名经济学家访谈录全球著名经济学家访谈录
陈平:未来二十年中国有望占领制高点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历了30余年的高速发展,创造了无数奇迹,引起全世界高度关注。如今,进入新常态后,中国的GDP增速从两位数下降至一位数,似乎遇上了前所未有的发展瓶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能否带领中国走出困境?中国经济发展的痛点和难点在哪里?本期《金融街会客厅》联合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特别邀请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学术委员,物理学、经济学双料专家陈平先生,听他讲解传奇的跨界学者经历。如何从物理学的视角看经济学研究?如何找到中国社会发展问题的症结所在?中国经济发展的未来二十年会怎样?

【本期嘉宾】陈平,中国经济学家、理论物理学家。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学术委员。复旦大学新政治经济学中心高级研究员、学术委员会主任,春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哥伦比亚大学资本主义与社会研究中心外籍研究员。前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校区物理学博士,师从1977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普利高津教授,总平均成绩满分。研究范围包括宏观经济学,金融经济学,微观经济学,计量经济学,制度经济学,复杂经济学,政治经济学,转型与发展经济学,演化经济学,文化人类学,经济史,科学史等。

第一节 陈平:当前中国经济下行原因并非供给侧和需求侧出现矛盾

金融界:当前中国经济下行趋势明显,您认为这一轮中国经济下行的原因是什么?

陈平:我在2002年发表了文章,一篇批评弗里希,一篇批评卢卡斯,经济学家没人敢发表批评弗里希的文章,实际上我在1999年就写好了,但是批评卢卡斯的那篇文章审了三年才发表,发表后没人敢反驳,也没人响应,因为我颠覆了他们的一个基本理论。但是这次金融危机的时候,很多经济学家承认我说的是对的,因为我可以算出来美国产生金融危机的原因是金融寡头操作市场。现在这一轮中国经济的下行,很多人认为是微观的供给侧、需求侧的矛盾,我说那是工业化以前的情况,工业化以后,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网络经济,所有的问题都发生在中间结构里面,尤其是金融和产业结构。

当时还有一个副产品,我们发现金融理论的数学模型是错的,它描写金融期权运动是一个随机过程的布朗运动,金融高度复杂,怎么会是布朗运动?所以,现在讲金融市场左右对立的原因,要不就是爆炸,要不就是收敛,我们发现经济现象是一个群体效应,不是个体醉鬼在那里游荡,群体效应就要知道金融市场上的追涨杀跌,如果你是个人交易,看这只股票涨得太贵就抛售,但如果你看大家都去买,它继续涨,你根本不愁供求规律的需求,反而跟着走,这在经济学叫羊群效应,我们叫生灭过程,是一个群体效应,什么叫生灭过程?你看涨的是牛市,就相当于升了,你如果看跌,就抛售,相当于死了,一群粒子运动有生有灭。

这样一来,我们又否定了两个经济学理论,一个是期权定价理论。还有一个我们已经发表了,经济学家看不懂,物理学家看懂了,就是否定马柯维茨的资产组合理论。西方对我们最感兴趣,说我们实际上可以像海啸预报、地震预报一样,预报金融危机到来,然后政府采取措施,比如提前一个季度降低杠杆。

金融界:您这个预测金融危机的理论现在是否已经在使用了?

陈平:我们现在的这个理论,对于这次金融危机是最有用的,但是中国的学术界还非常弱,我认为到现在为止,他们还不理解中国很多的经济问题实际上不是处在微观的企业,而是中国的金融中介基本上是跟着美国走的,美国的跨国公司控制大宗商品的波动,波动幅度超过外汇市场,超过股票市场,然后冲击国内,国内人不明白,还要与国际接轨、开放市场,我觉得实际上中国已经到了一个转折点,即实体经济的发展现在已经远远超过了美国经济,相当于美国1901年工业生产世界第一的时候。

第二节 陈平:未来二十年中国有望占领经济、金融、科技制高点

金融界:中国未来能否改变跟着美国走的状态呢?

陈平:中国的外汇储备有30万亿,萨默斯给中国的评价是中美已经达到恐怖平衡的局面,就是中国可以毁灭美国,美国也可以毁灭中国。但是,中国的金融领导人不懂金融,所有的牌在中国政府手里,但是不会玩这个牌,所以才会有股灾,才会有现在外汇市场上不知道怎么对付美元霸权的问题。这个问题我觉得很简单,中国只要有理论自信,有新一代的金融人才,而且是用计算机定量的交易,不是拍脑袋解决问题。我自己很有信心,21世纪中国的战略,经济、金融,包括科技的制高点,是指年可待的,有十年、二十年,我认为就行了。

很多西方经济学家问我,你是不是要推翻西方经济学?我说,我只是想实现凯恩斯的梦想。中国把凯恩斯的著作翻译成通论,实际上应该叫一般理论。他认为世界是非平衡的,是一般的,均衡是特殊的,所以他要做一个框架,非均衡是一般理论。我们现在所要做的事情,事实上要比凯恩斯往前一步,就是把熊彼特的理论和马克思的理论结合起来,包括亚当•斯密讲的市场受分工规模限制,就变成了一般非线性的生物竞争理论,就是产业和技术。我们可以统一微观、金融、宏观,包括我现在做的史观、大国兴衰,都是完全统一的理论,只不过基础单位不是原来讲的源或者噪声,而是小波,每个波浪不一样,波浪短一点就是股票市场,长一点就是经济周期,再长一点就是大国兴衰,所以经济学可以走向科学,可以用经验数据来检验。

中国经济往什么地方走要讲结构,中观经济实际上要统一结构,我们在做的经济学统计是有问题的,GDP的测量是不科学的,把很多虚框都算进去,比如一个人是不是健康,应该有一个健康范围。所以,我认为中国经济学面临一个转折点就是,要有自己独立的研究,不能靠拿来主义,照抄别人。

第三节 陈平:中国现有金融体制在为西方买单

金融界:您对人民币汇率下一步的走势怎么看?

陈平:我非常明白汇率的问题是一个国际安全问题,也就是地缘政治问题。在历史上只有两个国家可以操纵汇率,一个是英国,一个是美国。为什么?因为汇率反映竞争能力,如果国家经济发展好,竞争能力高,汇率就升值了。但是世界上有没有均衡汇率?据我观察是没有的,因为现在世界上是多国竞争,多国竞争是不完全竞争,原来相信有均衡点是因为要完全竞争。国际金融市场肯定是垄断竞争,垄断竞争是没有均衡汇率的,即汇率受市场份额的限制,所以,世界各国在控制汇率的时候争夺的是市场份额,明白了这个,就明白了美国和英国为什么能操纵汇率,因为他们曾经是经济大国,而且是军事大国。美国70年代早就衰弱,美元贬值多,但是为什么美元还能成为世界主导货币

如果美元走弱,动摇霸权,美国就会发动战争,战争会使资本流向两个地方,一个是回报高的地方,一个是安全的地方,有很多资产从美国出逃到新兴市场,新兴市场前景高,美国就会出现巨额的国际收支差,所以美国战争打的都是对美国经济挑战最大的地方。我的老师,也是美联储的专家和我说,美国说是打中东战争,实际上是打欧元,现在的东海、南海问题是一样的,日元汇率太高,如果日元贬值,受损的是美国,因为美国和日本是竞争者,美国、欧洲、日本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因为都是高等汽车、电子出口国,中国在中低端,不构成竞争,这样一来,美国就像制造亚洲金融危机一样来压迫日本,就是维持高汇率,日本制造东海、南海危机就可以换取美国承认日元升值,来帮助其重返政治。

所以,过去一轮量化宽松,实际上是三个主要货币之间在打货币战争,美国、欧洲和日本先后实行量化宽松,实行量化宽松就贬值,贬值增加出口,现在没完了,这个游戏怎么结束?只有一个办法。

金融界:是什么办法呢?

陈平:西方人早就看懂就是中国买单,美国不买单,税也加不上去,就转移到发展中国家,转移到中国,中国人替美国人还债,我认为中国人没有看懂。金融市场的本质,绝对不是现在国内自由主义讲的,投资优化回报。建立央行的目的是为了发债,发债是为了战争付军费,所以撒切尔夫人搞自由化,绝对不敢取消,现在英国退出欧盟也是为了这个问题。

我认为人民币如果大幅升值一定会挫伤中国经济,等于中国拿积累的外汇储备替美国还债,因为中国买了大量美国国债,而且美国认为中国买国债,是对中国安全最大的威胁。怎么解套呢?做一个政治交易,即美国废除美台共同防御条约,中国购销美国。

第四节 陈平:中国不改变现有金融体制 改革牛都是胡扯

金融界:对中国而言,应该如何应对这样的威胁?

陈平:中国面临的选择非常简单,第一,中国现在工业生产世界第一,但是金融制高点在美国人手上,所以中国认为和美国这个指挥棒跳舞,即美国印钞票,中国就对冲,搞得中国的股市、楼市暴涨暴跌,这样中国一定是替美国人买单;但是,中国还有另外一条走法,实际上美国人看见了,中国人没看见,就是美国人讲的中国已经恐怖平衡了,因为中国不是大宗商品最大的进口国,所以中国经济发展的时候,沙特阿拉伯、巴西、澳大利亚、南非等都跟着中国经济走,他们的商品价格全上去了,中国经济一放慢,他们现在全部面临金融危机,所以中国和资源输出国家是天生的伙伴,但是这个定价权掌握在美国手里,中国为什么不做这样的事?曾经中国做过这样的事,就是高铁谈判,铁道部统一谈判以便宜的价格把几种高铁技术买下来整合,中国的高铁成为世界第一。

为什么要让西方掌握大宗商品交易的权利?现在搞得期货市场,全部在替西方买单,所以中国如果不改变现在的金融体制,让散户在那里赌明天估价是涨还是跌,什么改革牛、改革熊都是胡扯。这点我非常赞同史正富写的《超常增长》这本书,中国现在根本不是70年代的日本和韩国,中国过去30年只是开发了沿海,现在沿海房地产价格暴涨,投资回报率很好,但是中国还有很多没开发的,一带一路往西大部分空间开发,中国的国土面积比日本、韩国大几十倍,如果调整人口结构,把中央机关,学校,医院都往那儿迁,空气又好,山清水秀的经济又发展起来了,分布就相对均衡了,然后一带一路把科技、教育往外延伸,中国可以成为世界的火车头,在这个基础上开放中国。

注意,不是开放股票市场,如果开放股票市场,就是西方廉价印钞票,收购中国的核心国有企业,中国就像日本、韩国人那样给美国人打工,所以我认为现在讲国企改革是糊涂,开放什么股票市场,让国企人、民企人参股还行,你让跨国参股,全都替西方人买单了,就像当年美国让卢布贬值一千倍,廉价收购俄国、东欧核心的重工业一样,收购以后把你废了,你不傻了吗?

金融界:中国的金融市场还有可以开放的吗?

陈平中国可以完全开放国债市场,因为投资中国的基础设施,有稳定的回报,包括水利建设太阳能(14.30 -0.07%,买入),现在西方负利率,美国大概零点几,中国 1%的利率就可以吸引全世界的资本,全世界人才投资中国的基础设施,又可以带动全世界经济。当然,如果你不愿意这么干,也没关系,中国足够大,和周边联合,就可以创造世界市场,独立于TPP之外,然后你们一天天衰落,我一天天涨起来,最后把你吸收过来。

世界上有三个市场,欧美市场在缩,北美市场在瓦解,中国这个大中华市场不但可以整合东北亚、东南亚,还可以整合太平洋(4.67 -0.43%,买入)西岸,现在南美国家墨西哥急于加入中国市场,包括美国加州、德州,真正冷战的势力就是东岸,东岸出了特朗普以后,反思美国是不是世界警察当烦了。

所以关于中国的汇率政策,我的回答非常简单。这不是一个金融问题,是一个国际战略问题,谁能够控制汇率的定价权,控制国际资本的流向,谁就是金融的领导者。如果资本流向房地产投机市场、股市、期货市场,只会损害实业,如果资本流向长期基础设施,让老百姓(45.41 -1.00%,买入)安居乐业,然后中国稳定、一带一路稳定、全世界都稳定,这样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要比西方国家有希望多了。所以我再重复一句,汇率问题是一个国际地缘政治问题,国际政治问题要控制资本流向、控制价值的话语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