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学术动态 News

布赖恩•卡普兰:为何我不是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

我认为,尽管那些自我标榜(self-labeled)的“奥地利经济学家”确实对经济学的发展做出一定贡献,但是他们所持的观点与立场,并不足以维持一个独立思想流派的存在。想要发展一种“奥地利范式”的努力受到了严重的挫折,尽管奥地利经济学家们在元经济学(meta-economics)领域(哲学、方法论、思想史)四面出击,却很少收获实质性的成果。不管奥地利经济学家们有怎样有价值的成就,它们都必须经受广义上的经济学专业的检验。